從數據面來cross-checking之前對蛋哈倫的觀察。

 

The Hardball Times上有一篇Mike Fast用pitch f/x data來檢視蛋哈倫的Selective Haren,讓我想到我去年也對他做過一次觀察,但由於那只是我第一次認真注意他投球,僅只是一場球的樣本,所以這篇文剛好可以用來跟我之前對他的觀察內容核對一下,。

 

根據上面那一篇我在該場對勇士的比賽中的觀察,Haren用到的球種有4-seam, 2-seam fastball, cutter, splitter, and a breaking ball。而這篇文章對Haren的球路分類結果也是相同的,那顆breaking ball則是被分為了curve。以下是該文統計出他各球路的平均數字和簡單敘述:

  • 4-seamer:均速略高於90 mph,側向位移-4 in,縱向10 in,2010年對右打使用率12%,左打18%。

威力普通,可以丟出好球並有還不差的結果,對右打他傾向於丟在外角,對左打則會丟在本壘板兩側。丟外角高時有拿揮空的功用,對左打兩好球後常會使用,三振掉的左打中有三分之一是靠4-seamer。

  • 2-seamer:均速同4-seamer,略高於90 mph,側移-6 in,縱移7 in,右打25%,左打29%。

不論左右都是丟在外角居多,不過對右打比較常丟到紅中區塊。

  • Cutter:均速86 mph,側移+2 in,縱移3 in,右打40%,左打20%。

今年特別倚重cutter,尤其是對右打常丟在外角低拿揮空,有時甚至離好球帶很遠也抓得到打者,不過丟得比較進來的話右打者還滿能把他的cutter打出去。對左打cutter則維持在內角低,製造不少界外和揮空,不過如果丟到本壘板中間的話則被左打打得滿慘。

  • Splitter:均速85 mph。側移-4 in,縱移3 in, 右打14%,左打12%。

維持在低角度,右打丟在內低左打丟在外低,除非低到過早落地不然引誘效果不錯。

  • Curve:均速79 mph,側移+5 in,縱移-4 in,右打9%,左打20%。

常對左打丟,不論對左右打都常拿到不揮的好球,打者偶爾會追打偏低曲球,但大多時候能夠忍住(揮空率32%,聯盟平均37%)

(各球路近壘點分布可至THT上原文中觀看)

至於他比賽中實際的應用,在我那篇文裡提過由於他面對的勇士line-up裡右打者不但數量少當中也沒有夠力的打者,所以對右打的應用狀況可能參考性比較低。所以先看左打,該場比賽中我的觀察如下:

「哈倫對左打基本盤就是外低速球或breaking ball搶球數,隨著比賽狀況或需要可能會改變基本盤以內角切球來搶球數,哈倫的指叉球威力可算他變化球中最好的但控球不夠穩固,所以需要靠其餘東西建立起優勢後才比較有把握以指叉殺人。哈倫另一優點就是藉由其優異的控球他會適當地調動內外角給予打者更高的困難度,不時也會靠著2-seamer試圖在內角偷空間抓打者,但受限於威力只能用作偷襲而非武器。」

根據Fast的統計,Haren對左打通常以2-seamer(44%)或曲球(29%)開場,球數落後時也是依靠這兩種來搶回球數(38%, 24%)。但是當他拿到至少一個好球以後,他的重心就從2-seamer(14%)和curve(19%)移向cutter(27%)和4-seamer(23%)。兩好球之後他則開始用spliiter(23%)。

至於右打,我在該場比賽中觀察到的狀況如下:

「至於對抗右打,比較看得到的除了速球打兩個低角之外就是佔優勢之後的指叉收尾,倒是breaking ball的應用比一般來得低,不過如前所述,我還沒有看過他真正面對大聯盟等級右打者所以這些樣本基本上意義不大,另外也有一次把切球丟到左打打擊區裡三振了一如往常沒帶可魯出門的某人。」

Fast的分析結果為,Haren對右打常以cutter(41%)或2-seamer(32%)開頭,他任何球數都會使用cutter,尤其在2-0,3-2,和2-1。2-seamer多在球數淺時使用,球數深時就比較少,尤其在兩好後只剩14%。曲球也是僅在球數淺時丟。到兩好球後則幾乎放棄曲球(4%)而主要丟splitter(29%)和cutter(44%)。

Fast的統計結果大致上與我在該場中看到的相符,對左打前段以外低的速球和曲球,之後視狀況加入內角切球,最後指叉收尾,會調動內外角等,這部份幾乎沒有什麼出入。對右打則切球是大主力,及速球丟在外角居多這兩點或許由於樣本數的關係在我看的時候並沒有顯現出來,而我提到的曲球應用量比理論上來說偏低則在數字上也顯示了出來。另外沒想到我提到的切球丟很遠也能k到人Fast也有寫出來,所以我看到的倒不單純是偶發事件。

Fast對Haren的結論是:「哈倫的切球是plus,指叉似乎也相當不錯,速球和曲球則只是平均。他的長處在能夠將五種不同球路丟出好球,這通常能讓打者off balance並無法特別抓某一種球路。」

該場我觀察的結論:「一個很會佔據優勢且少犯大錯的投手,由於沒有可以壓倒打者的速球,也沒有威力驚人的必殺變化球,但他靠著優異的控球和多樣的武器讓自己每每都能在投打對中握有優勢給自己更大的犯錯空間,讓他原本數量就少的錯誤影響更低,在搶下的優勢下如果加上指叉放對位置就會出來很強大的威力,即使指叉的掌握度不是那麼夠還是一樣常常可以靠著避開本壘板中心和多種變化球搭配,以及足夠的速球的打角能力而穩穩當當地過關。」

基本上除了由於我提過的右打者樣本問題導致我沒有觀察到他完整的cutter使用狀況,加上數據也顯示出來當沒有控好時左打把他的cutter打得滿慘,讓我對Haren的cutter的評價略低於Fast以外,我提到的他沒有可以壓倒打者的速球或必殺變化球,在數據分析上也有顯示出來讓Fast也做出相同的結論,我跟Fast所指出他的長處也同樣都是在擁有多樣具有控制能力的球種上面。

從這裡也可以提到快講到爛的一點老生常談,數據分析和傳統球探並不牴觸而是相輔相成的,我透過實際比賽的觀察就因為樣本數的限制而沒能完整看到Haren對右打的應對狀況而沒有發現到他cutter的完整功效。其他觀察到的部分也能夠透過數據分析的結果來印證我的觀察結果。但數據分析需要大的樣本才會出現比較有意義的結果,但直接觀察我僅靠一場比賽就已經能得出八九不離十的Haren的輪廓,不像數據分析需要花半年一年甚至三五年去等待樣本數。另外數據分析的結果是一個大樣本下的平均,一些細節的變化,例如我在該場比賽中看到的Haren是在面對打者第二輪時才增強cutter的使用,或者當指叉丟不進去或切球狀況不好時他的應對方式會變得如何,這些每一次出賽的細微變化都是數據分析上不容易看到的,加上分類的準確性也是case by case並不穩定,所以如果能夠有效整合這兩個面向,可以讓我們對球賽或選手的認識有大幅的改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drenomo 的頭像
andrenomo

The Tornado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whitesox
  • 之前在網路上看了Pedro 99年季後賽對洋基的第3戰

    那場他的球速很不快
    最快好像只到92
    88~90的很常見
    難道那年他的球速就只剩這樣了媽
    還是剛好就是球速慢的一場而已
  • 那個年代既沒有很多轉播也沒有mlb.tv
    所以我沒有確實的數字
    不過那時候他的球速還沒有衰退

    andrenomo 於 2010/08/08 13:00 回覆

  • whitesox
  • 感謝版主回覆

    原以為是測速槍問題 不過對手Clemens倒是球速頻頻達到95
    那場Pedro的球速
    真的跟想像中有些落差
  • Rebirth
  • 99年不太可能衰退吧,那時不正是他生涯大殺四方時期嗎?
    雖然明星賽大多會增加約2MPH的球速,但他99年明星賽4FB大約95~98mph
    也在兩局內K掉了5名球員,包括Barry LarkinˋSosaˋMcgwire等人...

    所以那場應該只是狀態不好吧...
  • Rebirth
  • 剛查了一下資料,是不是因為他在該年ALDS對上印第安人時,首場先發拉傷背部的關係?因為該系列他第五戰雖然被迫後援上場投球,也投得很好,但速球球速出不來...會不會因此到ALCS對上洋基時還是如此?畢竟你說的那場沒親自看過,只能如此臆測......
  • whitesox
  • 感謝Rebirth的資訊
    的確有這個可能

    剛看了下 以影片裡有列出的球速(因為有遺漏)那場速球是88.7
    扣掉幾球可能的誤差...應該也是不到90mph
    而變速球大約是80.3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