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世紀初還曾是116勝強隊且薪資水準頗高的水手,之所以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如果用最簡單一句話來說的話,就是船破了錢不夠修還硬要遠航。

2002年的水手,雖然僅在AL West排第三,但戰績是相當好的93-69的,不過拿下這樣成績的主要功臣裡,僅有23歲的Joel Pineiro和28歲的Ichiro!是在30歲以下,其他包括了32歲的Arthur Rhodes、33歲的John Olerud和Bret Boone、34歲季後回到日本的佐佐木主浩、以及39歲的Edgar Martinez和Jamie Moyer。2003年水手又打出了一次93-69的好成績,不過仍然沒能進入季後賽,這一年的主要功臣跟前一年大致相仿,僅有Olerud與Rhodes表現大幅滑落,另外再加入34歲打出career year的長谷川滋利和另一名年輕23歲小將Rafael Soriano,仍然是屬於年齡層偏老的一支球隊,而這個球隊老化的問題,終於在隔年產生了嚴重的影響。2004年球季,上面提的所有名字裡,除了已離隊的Rhodes、受傷未出賽的Soriano、和維持好表現的Ichiro!之外,全數有了相當程度的退步,可想而知,球隊的戰績當然也會下滑許多。但水手的戰績不僅是下滑,而是從93勝一下暴跌到剩下63勝,整整退步了30場勝利,造成這樣結果的原因,除了球隊的老化問題之外,同時在於前一年水手更換了GM由Bill Bavasi接任Pat Gillick的位置,而這位B先生的幾個動作順利地讓球隊的衰退更加地徹底更難以拯救。

不過B先生倒也不是全無建樹,03年季後他分別以3年12.5M和3年16.25M簽下了Raul Ibanez和Eddie Guardado,前者雖然不是能夠擔任冠軍基石的重要球員,但四年來持續提供打擊貧弱的水手隊一定的火力,後者雖然在第三年因傷爆炸,但前兩年都是稱職的closer,這兩個約雖然對一般GM來說不是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成就,但對B先生來說就不一樣了。我們來看看B先生那一年所做的另外幾件事,先是和長谷川以2年6M續約,結果只買回了兩個不理想的RP球季,不過以長谷川的身份來說倒不能以這個約來苛責B先生,但另外兩個動作就不一樣了,第一是以3年9.15M簽下了Scott Speizio來守三壘,而Spiezio來到西雅圖之後打出了他生涯當中最糟糕的兩個球季,在合約的第二年八月就被丟掉,而被丟隔年來到了聖路易的Speizio則又打出了不錯的成績。至於第二個動作,則是讓B先生的豬頭B形象深植人心的一大關鍵,2004年1月B先生決定把隊上年方28,近三年OPS+為87, 93, 104,薪水約2.5M的Carlos Guillen免費奉送給老虎隊,隨便抓了兩個垃圾回來,然後以3.5M簽下了32歲,最近6個完整球季有五年OPS+在102以下的Rich Aurilia,而隔年兩人的OPS+相差了超過70,之後幾年的狀況就也不用多提了。這兩個動作讓原本已經體質衰弱的水手更是病入膏肓。不過在戰績烏鴉鴉的同時,讓今年表現出色且即將成為FA的Freddy Garcia成了B先生手上可以用來補血的一張好牌,B先生最後跟白襪達成了交易換回三名年輕選手,當時看來這個交易沒啥了不起但也不差,至少有將白襪的top prospect中外野手Jeremy Reed盤過來,Reed季末的好表現讓B先生以為成功補到中洞五筒,但最後還是發現這張其實是四筒扮的,同時旁邊配來的Olivo也來個火上加油,跟Spiezio一樣將他生涯最糟糕的兩年貢獻給了水手,04和05兩年各50場的出賽中分別繳出了68和20!!的OPS+。

在戰績跌入谷底的2004年季末,水手高層又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以大市場球隊自居的水手不願意就此進入重建期,但是不是人人都可以當勇士,不想付出洋基紅襪水準的薪水又想要年年爭冠不是這麼容易的事,尤其在水手這樣農場頗為貧瘠的狀況下更是困難。但或許是高層的執著,或者是對Boone仍懷抱著期待,也可能是假扮五筒的Reed多給了水手一點希望,讓水手不顧自己有幾兩重決定了接下來的方針仍然是力爭上游而非韜光養晦,想要盡快回到contender的行列裡,考慮到投手群的表現在聯盟中段,因此水手決定在FA市場裡砸下重金補上洞洞相連到天邊的打線,第一個目標是尋找接替Olerud的一壘人選,當時主要追逐的兩位主要對象其中之一是Carlos Delgado,不過我們聰明的B先生最後與Richie Sexson達成了與後來Delgao和Marlins簽下同樣年限而總值便宜2M也就是平均每年差0.5M的合約,Delgado與Sexson這三年來的表現同樣都是每況愈下,不過Delgado每年的表現都優於Sexson,總計三年來兩人的WSAB分別是34和22。簽下Sexson之後,水手跟著又以5年64M簽下了Adrian Beltre,Beltre的表現雖然有漸入佳境的趨勢,不過仍然還達不到跟薪水相稱的水準,過去幾年的表現平均讓水手每年overpaid了他3M多的薪水。

在砸下了重金補強打線之後,2005年水手的打擊的確有所進步,平均得分從前一年聯盟倒數第一進步了一名來到倒數第二,而投手依然在聯盟中段,因此戰績也從63勝進步到了69勝,比起去年僅贏過Royals,又多贏過了Devil Rays來到聯盟倒數第三。不過連續兩年的慘烈狀況,仍然沒辦法讓水手隊體認到以目前球隊的狀況和願意付出的薪資水準來說,是很難立刻回到爭冠行列裡的。雖然打線依然破洞,但是去年已經已經把錢灑下去簽了人把位置卡住了,因此只從東邊以3年16.5M簽來了第一位進口捕手Johjima並用3.4M找來了Everett負責DH,之後便著眼於2005年球隊中沒有任何一位優於聯盟平均的穩定先發,主要SP中除Moyer外沒有人的ERA+高於82,因此Bavasi睿智地決定再以重金禮聘另外一位大多人都認為實力沒有優於聯盟平均只是前一年運氣較好的Jarrod Washburn來增加水手mediocre talent的深度和減低未來薪資運用的靈活度。

2006年的水手,由於城島、Washburn的加入、Soriano的復出和Putz的爆發,讓水手的成績又稍微向上提升了一些來到78勝84敗,雖然連續數年砸下重金仍無法讓勝率超過五成,但錢都已經砸下去騎虎難下的水手和飯碗可能不夠牢靠的B先生,為了填補Meche、Moyer、和Pineiro離去留下的空缺,先給了Miguel Batista一張3年25M的合約,接著再把健康時表現最好RP之一的Soriano送到勇士隊換回了勇士即將要丟掉了Horacio Ramirez,另外可能是因為去年簽下的DH笑話讓B先生對DH定義的認知產生了變化,決定以Chris Snelling和Emiliano Fruto跟國民換來了career year的OPS+僅有126且已脫離顛峰年齡的Vidro來打DH並且吃他的合約,同時慷慨大方地給了Jeff Weaver一年8.325M的合約,最後以5.5M簽下Jose Guillen負責右外野,一舉讓水手的mediocre talent(MT)倉庫來到了鼎盛之年,也吃掉了大量的薪資。

經過又一度的重金補強後,2007年的水手戰績有了顯著的進步,拿下了88勝,但如果你仔細看看06和07年的水手,你會發現這兩支球隊之間沒有什麼太顯著的差別,投手表現仍然在聯盟中段偏後,而得分雖然一下從倒數第二來到了第七名,但這兩年的總壘打加保送數分別是2810和2805,07年甚至比06年還低,只是07年的得分效率比06年好了很多,每3.53個壘包數就可以換回一分,在今年的美聯排名第5。如果往前看一點,04到06這三年的美聯52支球隊之中,超過這個得分效率的球隊一共僅有4支,因此今年水手的高得分或許有一部份是受到隨機因素影響而造成的結果。此外今年表現好的球員之中,打線上OPS+最高的三位球員分別是三位外野手,除Guillen已被皇家簽走外,Ichiro!和Ibanez都打出了三年來最好的成績,明年兩人分別是34和36歲。這個打線明年要有看頭,必須要Sexson回到正常水準,Beltre和Beta繼續進步,Lopez有所反彈才行,至於這四個人明年有幾個可以達到理想,就看你杯裡的水是半滿還是全滿了。至於投手這邊,除了Felix以外沒有一個是可以寄予厚望的,雖然又撒了4年48M弄回了Silva,也只是在水手的MT倉庫裡繼續進貨而已,這樣的投手陣不是差,但是需要夠好的打線來支援。

水手的問題就是在當年該放手的時候不願意放,B先生的一些作為又在水手的困境上雪上加霜,水手隊一直以來都缺乏強力的impact player,04年以來水手的先發打線裡,OPS+超過125的只有05年的Sexson,ERA+超過110的只有04年被換走前的Freddy Garcia,一支冠軍隊通常需要有足夠的impact player,周邊再建構需要的配角群,但水手不要說足夠的impact player,根本是連一個都沒有。而B先生之所以會變豬頭,當然可能跟球隊的方針有關,如果高層願意放掉一兩年,可能B先生就不會變豬頭,但在不提升薪資水準的情況下要讓體質不佳的水手立刻恢復競爭力根本就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讓B先生來做這件事的結果就是出現一支豬頭B和西雅圖凱子隊然後也贏不了球,不過雖然B先生過去做的決策當中,蠢的就很自然地嘗到惡果,不蠢的也鳥掉了,讓他的豬頭看起來大了不少。至於明年水手究竟該不該拼,當然AL west看起來只是LAA和SEA兩隊在玩而已,水手明年不見得沒有機會,但是這幾年這樣大量進貨昂貴雞肋的結果就是錢撒了下去但只會有次等的戰力,因為雞肋基本上自己要養出來不算那麼難,但如果連雞肋都要用買的,那想建構出冠軍隊就代表要馬必須要自己養出或者撒下更多錢買回足夠的impact player來,或者至少要買到同時養出大量的優質雞肋,但以這幾年水手的狀況來說,三者看來機會都不高。

今天水手會走到這個地步,除了錯誤的方針和B先生的一些手筆之外,前任的Gillick也挖了一個很關鍵的洞,2001年12月16日,Gillick將Jose Paniagua、Dennis Stark、與近五年來有四年ERA+超過140的Brian Fuentes等三名投手送到洛磯換回了Jeff Cirillo來取代成為FA但稍後又被水手簽了回來的David Bell,Gillick那時說道:「"His stroke is really made for this park," Gillick said. "He stays inside the ball real well and will hit a lot of balls into the left- and right-center field gaps." 」,結果最後Cirillo的stroke不但不是made for the park反而還比較像made for minor league。當時水手也有跟費城談過Scott Rolen,但最後因水手不願放出Pineiro而告吹,換來Cirillo的結果,就是水手的三壘出現了兩年的大黑洞,也讓B先生跑出去簽回了上面提過的Spiezio又挖一洞,然後就是最後的三壘黑洞三代目Beltre,不過Beltre有漸入佳境的趨勢,就看他未來能不能讓這張約的投資報酬率稍微扳回一些。

現在水手隊的定位基本上就是卡在中間,錢都撒成這樣當然球隊也爛不到哪裡去,但是撒得很沒有效率所以也沒有強到哪裡去,加上農場的豐饒度也不突出,未來數年的前景除非在農場裡有所斬獲或者銀彈加碼,否則雖然錢比過去多砸了不少,但要回到21世紀初的榮景並不容易。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