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不是實況野球。

看到前面comment中提到如何打伸卡,回想到從王建民上到大聯盟以來,一直都有人在談「怎麼打伸卡球」這個話題,很多人之所以會提出什麼瞄準擊球點下一面一點點攻擊之類的廢話,是由於對打擊的不夠瞭解所造成的。另外速差是投手的重要威力來源這個錯誤觀念之所以深植很多人心裡,也是同樣的緣故。

我們在打實況野球時,如果要特定攻擊某種球路,就是在預測該球路要來的時候,預先把框框移到球會掉到的地方。但實際的打者是用眼睛跟身體來打球的,本壘板上面也不會出現一個小黑點給你看現在球的進壘點在哪裡,難道打者有可能看到球出來之後自己設想該黑點在哪然後計算如果是某球路的話會下墜多少,然後算出球最後的進壘點再往那個點揮擊嗎?打者在球出手到進壘中間的零點多秒之中,實際要做的事情是根據球路、位置來判斷出自己是否要出棒,如果要的話就是以到決定出棒前球的飛行路線做為基準開始揮擊,並且用揮擊同時的瞬間動態視力做擊球點的微調,而這部分可以說是在下意識之中進行的,並不是說在判斷出是某種球路之後就可以計算出擊球點在哪裡,而是要靠自己的眼睛和球感去反應的。這是為什麼當人人都知道王建民要丟一個伸卡過來時,還是很難將之有效攻擊。

今天在THT上面有一篇用pfx data討論Jake Peavy的文章,裡面提到了Peavy會投兩種滑球,一種速度比較快橫向移動較小,另一種較慢較大,如果是在實況野球裡面,這樣的一個投手可能會是很難打的,但在實際的球場上,這樣可以丟兩種滑球的效果並不如實況裡來得大,原因就如上所說,打者是根據自己看到的東西來判斷和攻擊而不是要預先設想好揮擊位置再打的,但會丟兩種滑球卻也不是沒有意義,擁有兩種滑球可以讓你在不同的狀況下因應不同需要而使用較為有效的策略,例如當要走後門時水平移動較大的滑球就可能有比較好的效果,要攻擊左打內角時速度較快的那顆就比較能派上用場之類,另外也可能在打者看完其中一種後改用另外一種以讓打者對於進壘點預估的判斷產生誤差進而在是否揮擊上做出錯誤的抉擇。但不是說因為有兩種滑球打者就會很難抓擊球點,否則真的仔細來看,一個投手每次投出的滑球其實速度、變化幅度都不盡相同,真的要說那每個投手都有數十種滑球了。

這樣說來難道投手擁有的變化球種類多難道意義不大嗎?的確如果威力不夠,那真的沒有什麼意義,但反之如果有威力的話那還是有幫助的,打者雖然不是預先預設好揮擊方式再加以攻擊,但是當來球是打者預設中的球路時,timing上就比較不容易有大誤差,此外球的行進會跟打者腦海裡的visionary path相似,因此身體的反應會更迅速敏捷,硬要做個比喻的話,就好像你走一個很熟悉的迷宮,每轉過一個彎你一看到還是你熟悉的景物自然就會回想起轉完下一個彎後會看到怎樣的情況,所以可以很自然迅速地做出各種躲避陷阱拿寶物之類的動作,但如果忽然有一個彎轉完卻跟預想的有所不同那你可能就會忽然卡住一下,不能靠直覺而更需要針對看到的東西來做出反應,雖然還是可以做出反應,但卻不如之前那樣的自然純熟了,這也是為什麼visionary training對一個運動員是很重要的練習的原因之一。

而會認為速差大很屌多半也是同樣的邏輯所導致的,但其實打者並不需要先預計球進壘的時間然後揮擊,速度只有快到打者來不及反應時才有讓打者無法應對的效果,速度只要慢下來打者就有時間去判斷和調整,球場上投手的速度變換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打者沒有辦法及時正確判斷出球路導致timing的誤差,而不是因為球的速度不同本身這件事給予打者困擾的,這句話我說過很多次了這裡再說一次,你讓一個max 90mph的大聯盟投手試試看如果他不用滑球、曲球、變速球等作為off-speed pitch,而是用快慢速直球交替來作為「變速」的手段,看看他會不會被打成灰。

另外我們從小到大都聽到人說某某人的變速球之所以厲害是因為其放球點跟速球一模一樣,這點我一直不是非常買帳,我不敢肯定地說這是錯的,但有可能只是另一個沒有根據的conventional wisdom,投手的放球點本來每一球都不是完全一致,即使某一種球的放球點平均偏哪邊一點,這兩個分佈仍然是有重疊的,大聯盟等級的打者眼睛有沒有好倒能在投手出手的瞬間判斷並檢定出其放球點屬於哪一個分佈?我不是那種程度的打者我不知道,但是從現有的pfx-data來看,機會可能並不高,上面那篇Peavy的文章裡面也有提到Peavy在投變化球時放球點會比速球低,尤其變速球尤其明顯,但結果是Peavy依舊殺。另外提到Peavy不禁想到當時有傳過以Saltalamacchia和表現不佳的Peavy為主角的rumor,不過當時我就提過那只是rumor而我認為Padres不該也不會想放掉Peavy,數據上可以看得出來他回彈的機會頗高,不過如果真的可以這樣換的話那勇士現在面對的崎嶇前路可能會平坦許多。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