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數據派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有些東西是數字不能解釋的。」

 

其實這句話本身沒有錯,的確有些東西是數據不能解釋的,例如為什麼Ken Griffey的揮棒比Albert Pujols帥氣?但是很多東西並不是數據不能解釋,只是現有的數據還做不到,也就是我們的數據還不夠力而已。例如最近THT上的一篇文章Master of fooling以Santana的變速球來談為何其難打,立論的前提變速球的主要功能是以讓打者無法及時分辨出球種而導致timing上的誤差本身是正確的,但最後作者以捕手視線的正面行進路徑的相似來作為這兩種球的難以分辨原因,這是個非常粗糙的說法,我會說這一樣是看似有理但一樣根本沒搔到癢處的文章。我在之前講伸卡球時說過伸卡的威力是來自於球在行進中間的猛烈竄動,同樣的變速球和其他變化球的欺敵性和銳利度也都是來自其移動、轉折帶給打者的一個感覺,這並不是用空間中所行經的兩三個點就可以說明的,不然為什麼厲害的變速球投手的變速球都墜得相當大,墜得小跟速球更像不是更好?直接放慢球速丟慢速直球不是也不錯?投手出手的放球點、球的行進可能方向路徑有千百種,當我們把一個曲球和一個速球擺在一張圖上當然看得很清楚一個一開始比較高然後掉下來,另一個比較直掉比較小,但是打者有這張圖可以看嗎?而且每次看圖看的都是"average"的某種球,但一個球路每次跑又不會都一樣,打者怎麼去判斷這是一個下沈比較大的速球還是一個掉比較小的變速球?看到曲球路勁的前半段你怎麼知道那不是一個丟比較高的速球?而且照這個道理變化球不就變化越小越好?球的行進路線跟打者判斷球路的難易度我想不是毫無關連但我不認為這是最主要的關鍵,有打球的人應該體會過辨認出變化球那個瞬間,基本上可以說是是我們可以確認出球的行進路線出現了轉折的瞬間那種感覺,因此讓我說的話,關鍵不是在於行進路線跟速球像不像,而是在那個關鍵轉折的劇烈度(或者說轉折所花費的時間)和其出現時間的早晚,一個轉折不夠劇烈變化很小的球那整個行進路線會比一個轉折劇烈但變化大的球更接近速球的路徑,但卻是一個很鳥的變化球,怎麼正確去定義和測量在解釋這個現象時所需要的數字我想我們還沒有發現。當然這些理論對於實際上打球的人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但當我們要嘗試去解釋他的時候,有時候跟一些實際的經驗去對照印證還是需要的。或者看到數字的時候至少要對其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和認知,不然就可能會犯下例如新聞傻傻地看個gameday就報導王四縫線發威只丟五個伸卡球這種愚蠢報導一樣的錯誤了。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