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速度的功用
速度是投手最直接的一項資產,球速快會使得打者的反應時間減低,比較難跟上,用來辨識球路及位置的時間減少,如果提早啟動swing的時間則會導致對變化球的抵抗力下降,整體來說就是讓打者在timing的掌握上有較高的困難度,而當投手讓打者沒有很好的擊球timing時,在location上犯錯的空間就加大了。反過來,球速不夠好的投手當然就必須要擁有比較好的command,因為他沒有太多在location上可以出錯的空間*。

(註*:但在國內各球評的口中似乎只有三種投手,看到球速快就是速球型投手、球速不快的就是靠控球的控球型投手,跟兩樣都好的厲害投手,事實上這是對投球不夠瞭解的結果,投手的資產並不是只有這兩項,這樣子去看投手是滿好笑的事。)

二、速差的功用
速差大對投手的功能何在,在於打者要攻擊兩個速度差別很大的球時整個擊球的timing是不同的,但是要讓這個速差發揮功能,有幾個前提,一是投手必須have control on both pitch,如果沒辦法顯示出你具有把慢速變化球丟進好球帶的能力,打者壓根就不需要鳥那個慢的,專心打快的就好。二是在慢速球的威脅下能讓打者對攻擊快球的能力有足夠的影響力,如果打者的實力具有足以在注意慢球的同時仍然保有對快球足夠的攻擊能力,那這個快慢的搭配的效用是不夠的。在沒有達成這兩個前提之下,速差大並沒有多大的意義。而當滿足這兩個前提之後,投手就可以透過快慢之間的搭配去影響打者的timing, mentally and physically。

三、額外速差的功用
這是之前我主張的重點,一個投手的正統曲球*通常至少會跟速球有13~15mph的差別,慢可以到18~20mph左右,變速球再快也會跟速球有5mph以上的差別,慢的通常不超過10、11mph,也就是大概都在一個5、6mph的range裡面**,今天假設一個投手A跟B,A的變速球與速球差5mph,B差10mph,B的變速球就比較好嗎?未必。那如果是A硬是把自己的變速球丟慢變成差10mph呢?結果有可能是他的變速球反而失去了原有的deception,反而更好打。那如果變慢威力維持不變呢?或許有點用,但是如果原本就夠好,這樣的改變只是畫蛇添足,原本不夠好多半變了還是不夠,不太可能發生這樣在速差上稍微變大一點威力就會有明顯提升的情形,所以去改變自己兩種球路之間球速差大小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實用性的想法。否則今天我們在大聯盟球場上看到的將不是一堆hard curve, slurve or whatever it is. 而是一堆slow curve,而當今大聯盟球場上將slow curve作為武器之一的投手有多少呢?不到20個,而將之作為主力武器的就更少了。

(註*:從速球到曲球中間球速和movement的關係五花八門,這裡指的是傳統的曲球)

(註**:所謂5、6mph的range已經算是個較大的range,大多數投手變速球和速球速差值的差距只在5mph以內,在這3、4mph的差別上做文章看起來就是意義不大的事,打個比方就是大家都有500塊你有550塊又如何?但夠sharp的話可以把這500塊變港幣、澳幣甚至美金,不夠sharp的就算是1000塊日幣還是買不到東西。)

四、變速的功用
之前也稍微談過這一點,這是投手如何靠智慧來運用本身所擁有的資產以發揮最大效果的一項策略,變速的功能不在於快慢差距大小,而在於其變化性及混淆性,這跟速差是不同的東西,透過變速不但也能夠達到從身心兩方面影響打者timing的功能,有時也能影響打者的pitch recognition。

五、銳利度的功用
變化球的威力來自其sharpness,效果有點類似球速之於速球,夠sharp的變化球可以降低打者辨識球路的成功率,減少打者的反應時間,增加擊球點掌握的困難度,而當然要發揮出這些威力,還必須有足夠的控球力,否則你給一個笨蛋5000美金他搞不好只買個蘋果來吃。

以上是關於投球的二三事,當然關於投球還有很多很多其他的東西,不過如果至少這些東西你都能融會貫通了,而且又能夠看懂球員在場上的心理,相信可以欣賞到更深一層的投打對決。而國內那些球評就是沒辦法看到事情的全貌,跟瞎子摸象一樣總以為大象是根大粗柱子。還可以針對這根柱子來分析大象的重量、高度、甚至顏色和習性。沒看過大象的人當然認為他們說的一定有道理,畢竟他們是親手摸過大象的人,不過聽在看過整隻大象的人眼裡自然全不是那麼回事。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