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了中文轉播看了熊掌劈倒太空人,又聽了一次鍾式轉播,不過光是幹剿鍾老也不是辦法,就以今天的比賽來看看他的評論及談談球評起碼的要求。

聽鍾老評球好像在聽錄音帶,或者看賭俠啊或一些周星馳片一樣,下一句要說些什麼幾乎都快可以背起來了,而有時候鍾老的評論也就快跟周星馳一樣無釐頭了。拿今天比賽中的例子來說,今天他講到Derrek Lee排到第二棒這個調度時,說Lee是個inside-out打者,常把球打到右半邊可以護送跑者所以適合打二棒,而Alou在他的口中就是個pull-hitter,但事實上這兩人的擊球落點分佈根本是差不多的,這是鍾老的特色之一,沒有根據的結論。對球員不熟悉也就罷了,又不熟悉又要下結論就不太好了。另一個類似的情形在今天談Backe投球時說他球速不快,又沒有「Maddux那樣的多元變化球」,所以威力不好,Maddux在他眼中原來還是個多元變化球高手。

在這個部分上,一名球評當然能盡量瞭解球員是最好,但是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有限,不可能所有球員都瞭解,所以對瞭解的球員當然可以侃侃而談發表自己的看法,但是要談不瞭解的球員至少說出來的東西要有根據,球評的工作是給觀眾知識,不是有說話就好,錯誤的訊息寧可不說。

另一個問題就是廢話真的太多,這種例子可以說是俯拾即是,「Vizcaino是journey man,呆過道奇、大都會」,這種訊息我想不需要由專業球評來提供,「打線要能夠串連才能夠有效得分」「如果能夠從九棒串連到第四棒就能夠追回一些分數」,這種棒球迷的常識我想不需要電台付錢請專人來講,而且還是場場講,局局講。「比賽後段如果比分接近會比較精彩,這就是棒球的特性」,呃,這是所有運動的通則,不是棒球的特性,而且是人都有的常識。其實不是不能說這些東西,一場球的時間很長,球評在當中勢必會談不少比較沒有意義的東西來帶過,這絕對是正常的,但是這些應該是在球評提供的知識或分析之外的一些閒聊,如果從頭到尾有絕大部分講的都是這種東西,那這位球評的存在不過只是給主播一個聊天的對象。

一個合格的球評基本上就是要能夠給看球的觀眾一些觀眾不知道或者看不出來的知識或訊息,不管是哪一方面,所以球評的專長可以是球賽的戰術、調度、策略部分,可以是球員的技術,場上play的評論,可以是在數據上的分析,可以是配球的分析,可以是細微動作的解釋,可以是球員的介紹,只要能帶給觀眾東西,任何方面都好。

拿調度來說,當我看到Lee打二棒的時候,我希望能聽到的是球評告訴我教練讓他打二棒的可能原因,例如他的上壘率是全隊第二高或者原本打二棒的人怎麼了之類的,這點鍾老是做到了,可惜是亂虎爛的,反而不如不講。

拿策略來說,當我看到Gallo保送Lee選擇面對Nomar時,我希望聽到的是球評解釋給我聽Nomar雖然過去不怕左投,但是今年打左投的OPS是相當差勁的0.584,而Lee則是超過1的高檔成績,然後順便介紹一下OPS給對數據不瞭解的球迷聽,而只會說「Nomar也是右打,閃過Lee面對他是滿奇怪的」,這樣只會看左投對左打,右投對右打的自然就是比較不理想的球評表現。

拿數據來說,當我看到Alou今年在主場打得比客場好很多時,我希望球評能告訴我的,是告訴我因為WrigleyField的外野alley比較短淺,如果又有風的幫助,是一個相當容易幫助打者擊出全壘打的地方,而以過去的數據來看對右打者又特別有幫助,所以常擊出飛球的Alou的表現也有受到球場的幫助。而不是說「他是一個很需要球迷加油的球員,在主場的表現會特別好。」這種讓人滿臉線條的垃圾結論,那水手或道奇隊打者難道多半都是害羞型的,有人加油會打不好?同樣地自然看到Prior客場成績較好時也能夠知道是受了小熊主場之影響。

拿細微動作來說,當球評看到Prior輕微地擺動身體製造要觸擊的假象最後卻是自由揮擊時就可以提出來談一談,看到壘上有人輪投手打就說大概要觸擊了是可以接受,但也可以做得更好。

拿場上狀況來說,無人出局二三壘有人時反彈球直接進三壘手手套,鍾老說有跑的空間,他的立場算是有點道理,但是要依據場上實際狀況,那個球我沒有直接看到,但是我相信那個球沒跑應該是球還算有力道,滿快地就進到三壘手手套,如果是的話跑者要回本壘只能賭Ramirez不理他抓出局數,但是當時才是比賽的中段Ramirez如果有把握的話還是會殺本壘的,Don't make your first out at home. 身為球評必須要能夠分析清楚場上的狀況才行。

拿技術面來說,當我看到Ausmus第一次上場對紅中進來的slurve揮空被三振後,球評總是看到三振後固定說:「這個滑球投得很精彩。」明明是紅中為什麼打不到?我希望能聽到球評告訴我這一球Ausmus是因為上上球Prior投過內角偏高的速球,Ausmus忍住了,這一球一開始Ausmus也以為是速球而沒打算揮,到一半發現是變化球掉進好球帶才緊急出棒但timing已經慢了所以揮空。或者在Bagwell打擊時如果可以講一下Bagwell這樣姿勢的特點的話也比每次看到他固定說這是他著名的蹲馬桶姿勢來得好。
(Bagwell打擊的站姿(蹲姿?)就正常的打擊動作來說他的兩腿分開距離太大了,這樣的姿勢理論上會導致不容易有效且迅速地旋轉腰部,進而喪失身體下半部產生的power,而且揮棒也容易有uppercut。而Bagwell原本就站太開,所以他的前腳只是稍微往後一點然後放在跟原本差不多的位置,雖然即使如此還是滿開的,可是如果他跟別人一樣還往前跨的話那開的就更誇張了。Bagwell之所以能採用這種教科書上認為是錯誤的站法還打得那麼好,除了靠不往前跨步來維持跨距之外,是因為他的腿夠壯,身體也夠壯,所以可以在基部分這麼開的情況下依然維持轉腰揮棒時的平衡及速度,加上他夠強壯即使因此犧牲掉一部分來自下半身的力量還是能夠把球幹得老遠。)
拿配球來說,當我看到第四局Biggio上來的第一個球check swing碰出界外,,下一球一個偏高速球讓他收棒不及揮空時,懂配球的球評會稱讚這一球的配球並解釋原因。而當看到Ramirez打出全壘打後也可以解釋一下他的心態給比較普通的球迷聽,不是只會在安打全壘打後說打得很好之類的。

拿介紹球員來說,比較球員實力的好壞應該是在技術上面,今天聽到一個球評在比較K-Rod及Farnsworth時竟然第一個提到的是「霸氣」,就知道他根本不瞭解他們根本的差異在哪裡,控球當然是其一,但是Farnsworth的控球不好誰也知道,把同一種變化球一下稱滑球一下稱曲球一下變伸卡也不是一個瞭解球員和球路的球評的徵兆,當然了,把Maddux當成多元變化球好手或者會說「帶有伸卡味道的滑球」這種bullshit的也不是。

一個球評當然不容易做到上面這些面面俱到,但是至少要有可取之處,如果今天球迷在一位球評身上每得到一樣知識的同時,必須吸收三倍以上的錯誤知識,以及十倍以上的無意義訊息,還不如都沒有球評。曾文誠為什麼能成為國內最好的球評,因為他至少在他專長的部分能帶給球迷需要的知識和分析,雖然在他不瞭解的地方也會帶給球迷們一些錯誤的訊息,加上對MLB比較不瞭解所以比較適合講CPBL,但是比起其他那些唬爛人不用錢的球評來說已經是遠遠超越了。

除鍾重彩之外也聽過其他球員教練的講評,內容幾乎就跟鍾老沒有兩樣,只有表達能力的好與壞跟聲音好聽跟難聽之別,一樣太多內行人說外行話的情形,其實歸納起來就是欠缺思考,只看到片面的事物而非多面甚至全面,然後常是一條觀念走天下,甚至有時候為了要維護身為球員或教練的尊嚴,遇到不懂的隨便講講就是了,反正正有球員的身份護身,講什麼都對。就像一個台灣國語的人到非洲深山去教土人講國語,誰知道他們講的標不標準。當然教的人也不是故意的,他們就是不會講標準的。

當然我個人因為對棒球各方面的涉獵比較多一點,所以比較能分辨球評講的東西有沒有根據,是不是亂唬爛,能發現的錯誤也比較多,所以在聽到名球員教練們那些全民亂講棒球版時反應會比較激烈,他們持續亂講的後果就是大批球迷腦中被灌輸了一堆奇奇怪怪似是而非的觀念和想法,偏偏他們的地位又是難以動搖的,畢竟人們看的是名氣,是資歷,他們是打球的講的當然是對的。這些arguement相信大部份人都聽到過:人家是球員是教練,你會比他們懂?他們是專業的,一定有道理,你行你去做。打球的不一定懂球這個道理很少人懂得,THT的作者之一Larry Mahnken在一篇文章中寫道:

"......., people who played the game said it, therefore it must be so. Well, that's not how it works. Truth is not a popularity contest, and having the popular view doesn't mean you have the right view. Galileo died under house arrest, but the Earth still revolved around the Sun."

不過在沒有能力分辨的情形下,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飛刀、巨砲、或者金臂這些人說的話還是比較有份量的。不過他們自己打棒球的不太懂棒球也不是他們的錯,誰叫台灣有個這麼奇特的棒球環境呢?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