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曹錦輝所在的洛磯隊主場庫爾斯球場(Coors Field)是打者天堂,對投手相當不利,那到底Coors Field為什麼會被稱為打者天堂?究竟有多恐怖?他的恐怖又在哪裡呢?我們就來仔細瞧瞧?Coors Field位於丹佛市,其位置所在海拔高達5280英呎,空氣相當稀薄,最直接的影響就是球的飛行距離會變遠,導致許多在別的球場應該只是個平凡高飛球的球到了這兒就變成了全壘打。因此洛磯隊也特別把球場蓋得特別大,想藉此來減少全壘打的出現,庫爾斯球場的中外野距離長達415英呎,左右外野則分別是347及350英呎,是全大聯盟最遼闊的一個球場。但別忘了,球場變大,全壘打是少了,可是外野的範圍變大,球落地形成安打的機會自然也變大了。而在庫爾斯球場中安打和全壘打容易出現的程度有多嚴重呢?我們可以參考球場指標(Park Index)這個數據,其代表的意義為該球場中某事件出現的機會比一個中性的球場高或低的百分比,若指標是110則代表比中性球場多10%的機率,90則是少10%,剛好100就是中性球場了。而庫爾斯球場2002-2003年兩年平均的幾項球場指標分別為:安打:118、二壘打:114、三壘打:183、全壘打:142、得分:131。都是非常高的數字,除二壘打和三壘打分別排第五和第二外,其餘三項都高居所有球場之冠,安打和全壘打如此容易出現,對投手來說其可怕程度可見一斑。

但僅僅是安打和全壘打容易出現,還不足以完全解釋庫爾斯球場的恐怖,稀薄的空氣不只會影響球的飛行距離,同時也會影響到投手的球路威力,曲折系的變化球(breaking ball),也就是曲球及滑球和其兄弟們,在這個球場中的變化情形會受到影響,而滑球由於速度較快變化較小,因此受到的影響也較低,但曲球則會受到比較嚴重的影響而常常導致變化不夠犀利甚至掉不下來而遭到痛擊。變化球的威力受到影響自然投手的壓制力也連帶下滑,加上有時投手因怕被打而較為閃躲而減低了打者選球的困難度,導致在這裡要解決甚至三振打者自然變成更困難的一件事,而庫爾斯球場的三振球場指標(同為2002-2003兩年平均)為88,也是所有球場中最低的,而且這是總量的指標,比率上來說則會比這個數字來得更為嚴重(相對地安打部分則會有高估情形)。既然在這個球場中球被打出去變成安打和全壘打的機會特別高,想三振打者又特別難,自然可以想見要在這個球場投出好成績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了。

庫爾斯球場的恐怖僅此而已嗎?不,庫爾斯球場對投手最嚴重的傷害是更深遠且嚴重的。在這樣一個的一個打者天堂投球,直接的結果就是投手不斷被砲轟,許多投手只好不斷尋求各種方法來改善成績,可能投得更小心更閃躲,而閃躲的結果常常是使得球數落後,陷入不得不面對打者的局面,結局又是更慘烈的砲火洗禮。或者是更用力投球想讓自己的變化球更犀利,結果不但沒有效果,甚指導致姿勢變形反而失去了原有的威力或者導致控球走樣,反而招致更為悽慘的下場。不斷地惡性循環下來,使得投手威力下滑,拿手的武器球屢遭砲擊後喪失信心,越怕被打越是被修理的更慘。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去年才透過三方交易帶著難看的成績逃離庫爾斯球場的勇士隊投手Mike Hampton,原本洛磯隊以重金簽下Hampton就是認為能不斷讓打者擊出滾地球的投手應該受到庫爾斯球場的影響會比較小,比較能發揮威力,而當時還是著名巨投的Hampton便是這樣一名擁有一手犀利伸卡球的滾地球投手,因此洛磯隊希望靠著Hampton能夠靠著他的伸卡球來克服庫爾斯障礙,但從前面兩段所描述的情形中可以知道,庫爾斯球場的恐怖並不是多讓打者打幾個滾地球就能克服的,Hampton來到洛磯隊之後,不但沒能發揮威力,反而在陷入惡性循環之下連自己的投球姿勢也變形了,伸卡球的威力也消失了,這位入隊前兩年合計投出37勝14敗,自責分率3.02的一流強投,到了磯隊後,在兩年381又2/3局的投球中,留下了21勝28敗,5.75的差勁成績。但要說庫爾斯球場對Hampton完全沒有幫助也不盡然,原本就是打擊不錯的投手的Hampton在洛磯隊的143個打數中打出了.315/.329/.552的優異打擊成績,還包括了10支全壘打。

此外,有人可能會覺得雖然庫爾斯球場這麼恐怖,下了山到客場比賽總沒事了吧。其實不然,由於環境的差異,投手在山上和山下投球的感覺和方法都有差異,這樣不斷地改變,對一名投手的調整來說也是一項不小的困擾。而對那些已經陷入惡性循環的投手來說,如果姿勢已經變形或者球威已經下降了,下了山一樣很難有好表現。拿Hampton來說,當時他在客場的表現就甚至比在庫爾斯球場中還要糟糕。從這兩年洛磯隊在主客場的勝率差異也可看出這些習慣在山上打球的洛磯隊員們下了山並不容易調整好自己並發揮水準,2002及2003年洛磯隊的主場勝率分別是0.605及0.580,客場則分別是0.309及0.321,相當地誇張。所以洛磯隊的投手不論是在主場或客場的成績,都只跟其實力有一定的相關性,但不能有效地作為評估之用。

我們仔細看看洛磯隊史上的投手表現,從1993年成立至今的十多年中,單季投球局數超過100局的50名投手中,自責分率能夠壓在四分以內一共只有兩位,分別是1994年投了112又2/3局的Marvin Freeman (2.80),以及1993年投了139又2/3局的Bruce Ruffin(3.87)。在4到5中間的有17位,5到6中間的有20位,超過六的則有11位,這50名投手的平均自責分率則是5.19,而生涯在洛磯隊出賽超過200局的28位投手中也只有後援投手Steve Reed一人的自責分率(3.62)能夠壓在4以內,先發超過20場以上的24名投手中,自責分率要從Armando Reynoso的4.00起跳,不到5的只有5人。也因為這種投手們到庫爾斯球場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的恐怖情形,球迷們也給了這個球場一個相當貼切的暱稱—「褲兒濕」,投手一到這裡來大概褲子都嚇得尿濕了吧。

套個武俠小說的例子,要找人打敗大俠郭靖,要找什麼特性的人才能贏呢?答案是什麼特性都沒有用,除非武功高下相差不多,否則管你的特點是輕功好、劍法高或者內功強,郭靖內外兼修功力深厚,一招降龍十八掌配合九陰真經內勁還用左右互搏打過來,武功不夠就只有趴下的份。而庫爾斯球場的威力經由多年來的投手成績及Hampton的實驗已經證明了不是可以透過什麼滾地球多或高三振率的特性來解決的,也沒有人的功力可以高到跟庫爾斯一較長短。既然庫爾斯球場那麼可怕,那麼投手進了洛磯隊該如何自處呢?答案大概只有一個,做好心理建設,不要怕被打,要知道在這裡常被砲轟是正常的現象,數字不會好看也是必然的,但不要因此而去改變自己的投球方式和節奏,只要維持住自己正常的投球方式和實力,等有一天有機會逃離庫爾斯魔爪之後還是一條好漢,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幸英年早逝的Darryl Kile就是個成功的例子,希望我們的小曹也能夠有足夠的心理建設,撐過「褲兒濕」的考驗。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