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es的防守是很不錯,不過在雙殺上我倒不覺得他是個特別優秀的pivot,他轉傳的動作是滿特別的,用上身的力量傳球,下半身放鬆給跑者撞,然後順勢倒下。不過整個效果上似乎並沒有特別好,數字上也顯示不出他在雙殺上的能力有特別突出。

如果看數字的話,以今年的NL來說,Braves在1236個雙殺機會中製造了171個雙殺,經過pitching staff的G/F及K rate校正後,Braves相較於聯盟平均的淨雙殺數為+3.7次。這在聯盟中排名第八,只是中等表現,看不出勇士隊二游的雙殺能力在聯盟中有特別突出的跡象。當然或許Giles仍然有非常優秀的雙殺能力,只是被Furcal或2B的替補給拖累了。Furcal的部分比較麻煩,先看Braves其他2B的部分。Braves今年守過2B的共有4人我用DP/A來看各球員在雙殺上的表現(當然這不能真的完全代表其雙殺能力),但是這個數據可能會受到些許個別球員守備範圍的影響,所以也一起看每個人經過RF校正後的Adj. DP/A (ADP/A),以下是四個人的表現:

 Player  DP/A  ADP/A  INN
 Giles  0.239  0.241  789
 Green  0.216  0.216  572
 Garcia  0.263  0.291  53
 DeRosa  0.363  0.251  34

的確在兩個主要的2B中,Giles在DP/A和ADP/A的表現上都比Green來得好一些,但差距並不算太大。而另外兩個的表現則比Giles都要好,但都有小樣本的問題。可是如果繼續看前幾年的情形,會看到DeRosa連續四年(前三年分別有229.1、250、42局的樣本)在這兩項的表現上都比Giles好或者至少不相上下。而每一年Giles的表現在隊友中都不算是特別突出甚至有特別低的情況出現,因此即使在同隊的2B中Giles的雙殺能力看起來也沒有特別突出。

至於要弄清楚是否被Furcal拖累這一點則必須要繼續去看這兩個人分別的表現,不過運氣不錯的是THT曾經也做過相關的研究。所以我們直接看他們的結果,其中Giles在MLB的二壘手中排名第16,NL排第7,由於他們是在球季結束前做的,當時Green的表現還在Giles前面,所以有6位NL其他球隊的2B排在Giles前面,而當時Braves的雙殺表現是排在NL第10,所以在某種程度上        或許可以說Braves的2B在雙殺上有受到SS的拖累,但這關連到其他球隊是否有固定2B人選等一些其他因素,所以只能說是一個可能性。

如果Giles是擁有最好雙殺能力的2B之一,即使受到來自SS區的一些影響,應該也不容易使得Braves的整體表現掉落到聯盟的中間去。此外在跟同隊的2B相比之下Giles的表現並未特別突出,這代表著如果Giles是最好的雙殺2B之一,則勇士隊的其他替補2B也都離最好的雙殺2B之一相去不遠甚至更好,這樣的可能性看來並不高。

不過上面這些都是在看整體的雙殺表現,THT當時有做雙殺的starting man和pivot man的研究,就更切合我們要看的目標。而Giles在turning DP上的表現當時是在MLB中排第11,NL第6,也不在很前面。另外Furcal在starting DP上則在MLB的SS中排第14,NL第6。所以從這裡來看我們可以認為就算Furcal在整體的DP表現上真的有拖累Giles,程度應該也不會多高。

因此綜合所有以上的東西可以得到的結論是:從數據上我們看不出Giles是個特別優秀的雙殺選手。但他到底是不是或者排名應該在哪裡?抱歉,評價守備和守備的數據分析目前仍然是相當困難的一項工作,如果有更詳細的資料和花費更多的時間去看的話或許可以得到更好更有力的結論,但僅就上面這些分析來說,其中有不少忽略掉或無法看到的東西。我們也只能說沒有跡象顯示Giles是最好的雙殺二壘手之一但無法證明他不是或決定他有多好。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