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Curt Schilling的表現實在非常令人敬佩,頂著受傷的tendon,在每一球都冒著可能影響投球生涯的風險之下,力投7局99球為紅襪拿下了重要的一場勝利。He deserves respect and admiration, and every bit of it.

另外今天A-Rod的那個play基本上並不那麼骯髒,it's against the rule but not as dirty as many people see it。去年Braves的Robert Fick在playoff也有一個類似的play,但那個就髒得多了,雖然兩個人都是故意去干擾守備方,但其中一個很大的差別在於其動作的危險性。Fick去年的那個動作有可能會把對方的手撞斷,而除非A-Rod練過鐵掌或之類的功夫,不然那一下把Arroyo的手劈斷的機會並不高。當然這樣的動作並不是什麼有運動精神的表現,但這也是part of the game。

A-Rod的這個動作不過是心存僥倖希望在場的裁判沒看清楚他的interference,那就賺到了。這個動作絕對是聰明的A-Rod在腦袋中運作過的結果,在當時的情形下他是死定了,只好心存僥倖去妨礙守備挑戰裁判拼運氣。不過他可能想得不夠清楚或者覺得機會夠大(事實上他也的確騙過了一壘審),從結果論來說這並不算是個smart play,因為被抓到後本來毫無疑問可以推進的Jeter必須回到一壘,但如果是壘上無人那麼he has nothing to lose and everything to win。不過幸好今天場上的裁判兩度證明了他們是有能力站在大聯盟球場上的,否則因此而翻盤的話Boston就真的無言了,詛咒說也又多了一個話題。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