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Hudson、Muler相繼被交易,讓Zito成了運動家三本柱中最後一個留在奧克蘭的人時,相信讓不少人著實吃了一驚。而吃驚的理由除了因為沒想到Beane竟然就這樣把他的王牌投手給放出去,也是因為沒料到唯一留下的人竟然是Zito。早在前年冬天,Rob Neyer就提出過Zito已經顯露出走下坡的跡象,他指出Zito在2002及2003年的BABIP都相當低(分別是0.245及0.239),而且他的三振率也在持續下滑,2001到2003年Zito的K/200分別是191、159、127,因此Neyer認為其實Zito的威力已經不如以往,但是因為他不錯的運氣使得這樣的情形並未在成績上顯露出來。他也同意當時Joe Sheehan在BP上所提出的意見,A's應該交易出去的不是Ted Lilly,而是Barry Zito。

去年,也就是2004年,Zito投出了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個球季:11-11和4.48ERA。而身處打者球場的Lilly卻投出了12-10與4.06的ERA。這樣的情形似乎代表著Sheehan以及Neyer的看法是正確的:Zito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個Barry Zito了。

但是今年,事情不一樣了,Barry Zito在昨天晚上對印地安人的比賽中拿下了今年的第9勝,讓他今年的成績成為了9-8, 3.59ERA,雖然還比不上2002和2003的他,但也是相當不錯的成績了。喔,附帶一提,今年Lilly的成績是8-9, 5.52ERA。如果仔細來看看Zito的生涯表現,我們可以發現一些很有趣也很特別的現象。但首先我們先來分析一下當時Neyer對Zito的看法究竟有沒有道理?Neyer的立論點在於(1)Zito的BABIP相當地低,以及(2)他的三振率不斷下滑。先來看第一點,的確以一般的標準來看,Zito的BABIP是偏低了些,但這真的純粹是「好運」帶來的結果嗎?經過一些研究發現,雖然投手能夠控制BABIP的程度相當有限,但依舊是有一些類型的投手是能夠對BABIP有一定的控制能力:蝴蝶球投手、飛球投手、以及會讓打者打出許多內野飛球的投手。而Zito除了不是蝴蝶球投手外,其餘的他都符合資格。我們再以運動家三巨投的BABIP成績來做個比較:

 年份

 Hudson

  Mulder  

    Zito   

 2000

 .257

 .324

 .237

 2001

 .279

 .282

 .283

 2002

 .294

 .261

 .245

 2003

 .253

 .294

 .239

 2004

 .297

 .286

 .291


在這五年當中,他們三個擁有同樣的主場,後面站的是同樣的防守陣容,面對大致同樣競爭水準的對手,但Zito能夠在五年當中有三年在BABIP上是三人中最低的(而且領先有段距離),另外兩年也僅是與另二人不相上下,這當中應該包含了運氣以外的因子才會有這樣的結果。而假設投手對BABIP沒有控制能力的DIPS理論應用在Zito的身上似乎效果也不那麼好:

 Zito

 DIPS

 ERA

 2000

 4.00

 2.72

 2001

 3.63

 3.49

 2002

 4.01

 2.75

 2003

 4.11

 3.30

 2004

 4.53

 4.48


Zito每年的ERA都比DIPS預測得要來得低,我想這些數字可以一定程度地說明Zito的低BABIP並不完全是好運的產物。因此Neyer提出的第一點在Zito的身上並不那麼令人擔憂,但是第二點也就是下滑中的三振率可能真的是某種警訊,如果說三振數減少是節省投球數策略的副產品,但在Zito的身上我們看不出這樣的跡象:

 Zito

 SO/9

 #P/PA

 2000

 7.58

 3.86

 2001

 8.61

 3.94

 2002

 7.14

 3.93

 2003

 5.67

 3.92


在三振率劇烈下滑的同時,平均每打席的用球數並未有下降的跡象。而三振率向來被視為投手相當重要的一個指標,三振率忽然急遽下降無論如何不是件好事。所以整體來說,Neyer的看法未必完全正確但有其道理。

而2004年Zito的表現似乎證明了Neyer的兩個論點都是正確的,他的BABIP是生涯最高的0.291,也投出了生涯中最差勁的一個球季。但他的三振率卻從5.67回升到了6.89。如果單從表現面來看,去年Zito的表現不佳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他的球速略微下滑了,過去Zito的速球球速約在86~91mph,但去年僅剩下84~89mph,這一點在STATS的scouting report上也有提到,2003年他們提到Zito的速球是"a fastball that just nibbles at 90MPH",到了今年變成"His fastball, at best, clocks at 89MPH",而去年每當Zito的球速僅能維持在85~87MPH時,他那場比賽通常會投得很辛苦,反之如果速球有87~89MPH的水準,他的壓制力就會提高不少。但是Zito球速的下滑是去年才開始的,而他的三振率卻是在前一年下滑的很嚴重。這兩者之間是否有任何的關連性?即使他的球速在前一年已經下滑,為何到了第二年成績才開始變差,而三振率卻在成績變差的同時回升?難道三振率也有所謂的「隔年效應」?我沒辦法回答這些問題,或許可以去問問看Bartolo Colon的看法作個參考。

今年我沒有機會看Zito的投球,沒辦法獲得他今年投球狀況的資訊,但他今年的成績似乎又把當初Neyer的說法給推翻了。我們來多看一些數字:

 Year

 BABIP

 BB/9

 SO/9

 HR/9

 G/F

 HR/F

 ERA

 2000

 .237

 4.38

 7.58

 0.58

 0.82

 5.5%

 2.72

 2001

 .283

 3.36

 8.61

 0.76

 0.85

 7.1%

 3.49

 2002

 .245

 3.06

 7.14

 0.94

 0.74

 7.7%

 2.75

 2003

 .239

 3.42

 5.67

 0.74

 0.89

 6.1%

 3.30

 2004

 .291

 3.43

 6.89

 1.18

 0.85

 9.7%

 4.48

 2005

 .235

 3.45

 6.42

 0.94

 0.99

 8.5%

 3.59


我們可以看到2004年的Zito,不但BABIP是生涯最高,被打出的飛球中成為全壘打的比率(HR/F)也是生涯最高,光是被打出的球落地成為安打的球大量增加或許是運氣不好,但同時被打出的飛球成為全壘打的比例也大幅提升,我想與其歸咎於運氣,我寧願認為是他被hit hard的比率大幅增加了,才會有這樣的情形。今年他的BABIP也又重新降回到過去的水準,而HR/F雖然比起去年來是下降了一些但仍然較之過去的水準來說偏高了些,不過同時他也透過減少被打出飛球的數量來作為彌補,今年他的G/F比是生涯最高的0.99,因此讓他的HR/9也下降到了0.94。

總結Zito的狀況來說,我認為2004年的Zito的確失去了一些過去他曾擁有的東西,至少是球速的下降,但球速應該只是其中之一,其他或許是location掌握的精準度降低,使他投出了更多容易被攻擊的球;或許是他對curve或changeup的掌握度和穩定性變差,讓他在更多的比賽中僅有較少的武器可以和打者周旋。但不論是什麼,Zito已經對他的改變做出了適當的調整來面對打者,從數據上來看,合理的推測是他在比賽中加入使用了一些2-seamer來增加打者面對他的困難度。無論如何,我想Zito是個聰明的選手,能夠擺脫去年不理想的表現,適當地調整自己來面對未來的比賽。也成功地再度讓所有大聯盟打者們知道,想要在Planet Zito上討生活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