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棒球的不一定懂棒球,但是在台灣,這句話可能快要可以改寫成「打棒球的一定不懂棒球」了。

剛看了民明的一篇新文章"這樣控球練得好嗎",裡面引用了這一段報導:「杜福明表示:『就算你球速高達150公里,但投多了對打者來說跟110公里沒啥差別。』他分析道,『不過如果你擁有速差超過25公里的變化球,你的130公里直球可以擁有時速150公里的威力』在杜福明加入太陽教練團後,就開始把他的投球哲學慢慢傳授給太陽本土投手,有慢速變化球的很好、繼續練,沒有這種武器的就從頭開始練,不僅要會、還要準、變化弧度要大才行。」

透過這段話,台灣教練對棒球的愚蠢和無知又一次毫無保留地顯露在我們眼前,我在數年之前開始就不斷地抨擊「速差」這個台灣球界所崇拜的一大迷思,而令得速差好用論深植人心的最大功臣,我想應該是名球評曾文誠先生了。而曾文誠為什麼會如此執迷不悟地迷戀速差呢?看完上面報導中的這段話後,如果再知道多年之前曾文誠和杜福明曾經合寫過一本「圖解投球技巧」的話,或許答案並不難猜。

關於速差,在過去我也談過不少了,速差不是完全沒有用,但是(1)要有足夠的前提才能發揮功用(2)不是投手威力的重要因子。第一點所謂的前提在超連結的文章中有討論,這裡不再贅述。但即使滿足了這些前提,速差仍然僅能被用來影響打者的擊球timing,但其功用卻遠不如投手其他的威力來源,而且通常也只能被用作奇襲而無法成為常態性的武器。所以速差絕對不會是一名投手威力好壞的重要因子,因為影響投手威力的幾個重要因子如球速、變化球、控球的任何一項所影響投手威力的相對程度都遠比速差要高得太多,而且可以發揮常態性的功效。如果速差對投手威力的影響程度跟其他這些因子有任何一點接近的話,我們必然常常會在一個球員的球探報告中看到他的速差幅度或是把速差大提出作為該球員的一個優點。但事實上,你在多少份球探報告中看過球探提到某某某的優點之一是速差很大呢?不用費心去找了,我可以告訴你,大概只有Roy Oswalt而已,頂多再把Eric Gagne算進去。這兩個case我在後面會補充說明。

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杜福明的這幾段話,就算你球速高達150公里,但投多了對打者來說跟110公里沒啥差別。』我想有幾個問題需要杜大教練來回答一下,Billy Wagner、Troy Percival、Armando Benitez、Jarrod Washburn這幾個投手是怎麼在大聯盟裡生存的?好啦,Wagner的球速將近160,或許不適用他的「150km投多=110km」理論,那其他幾個人呢?其中Washburn的極速更是只能勉強超過150km,不知道這些人的110km速球為何可以讓他們在棒球最高殿堂裡討生活。另外,A.J. Burnett在2001年的5月13日在聖地牙哥對教士隊投出了一場無安打比賽,一些相關報導:
"Burnett tosses wild no-hitter
By John Schlegel
MLB.com 
5/13/2001 2:30 am ET


According to the Padres, Burnett had some giddy-up the whole game, relying heavily on his fastball.

"I don't think he threw a breaking ball after the fifth," Padres catcher Ben Davis, who drew one of the walks. "He was coming right after us. He was giving us pitches to hit. We just didn't hit them."

Said Burnett: "I didn't throw many curveballs at all. I probably threw maybe 10 if that."

======================

"Fresh off no-hitter, Burnett is living up to billing
By Joe Capozzi/Palm Beach Post
MAY 13, 2001

he used his spiked curveball to perfection when he needed it-- only about 10 times."

教士隊打者面對一個整場球變化球可能丟不到10球,甚至從五局開始就全數速球對決的投手竟然連安打都擠不出半支。這可能要請杜教練解釋一下,為什麼一群大聯盟打者面對他在口中「跟110公里沒啥差別」的球竟然會打不出半支安打。

至於Roy Oswalt,的確他的快速球和曲球之間有著超過20mph的速度差距,但別忘了我談過速差要有功用的兩個前提,Oswalt的球速高達95mph,對曲球的控制也相當好,兩個前提都符合,所以這兩種球路間的球速差的確是可以對Oswalt產生幫助的。可是更重要的是,Oswalt不但擁有95mph的強力速球,他的投球姿勢還可以讓打者更不容易掌握準備擊球的timing,而且他的控球非常優異(生涯保送率僅有2.05),曲球威力雖然不是最頂級但是也是非常好的。讓Oswalt成為一個好投手的是後面那幾個因素而不是速差,速差大僅是一點點額外的輔助罷了。至於Gagne就更不用講了,光是他的剛猛速球和變態變速球就足夠讓他吃死打者,他的曲球不管速度是70mph還是80mph都一樣是非常好用的第三球路,頂多是本來打者完全揮完空棒球才進來變成還沒完全揮完空棒球就已經進來,少了一些視覺娛樂效果罷了。速差大如果真的那麼有用,Gagne的曲球就會是他的主要變化球而不是第三球路,El Duke更是大可每場球都配個二十幾顆小便球,也根本不可能偶爾丟一兩顆就被A-Rod轟出牆外。

一個投手教練對投手威力的來源和養成的方法完全不懂,在他手下自然出不了什麼好投手,何況這在台灣球界並不是個案,而是很普遍的現象。從各種的言論和作為中展現出來的,台灣這些教練根本不懂棒球是很明顯的事實,但無知本身不是錯也不是愚蠢,缺乏專業知識可以去學。恐怖的地方在於這群教練卻都自以為自己是對的,不但排斥各種與自己看法不同的觀念、想法和作法,還硬要手下的球員遵其道而行,這不僅愚蠢而且可惡。台灣的球員多半教育程度不高,獨立思考的能力也普遍缺乏,在現在這樣糟糕教練的帶領下,不只是毀了許多有潛力的球員,現在球員們聽的、學的都是那一堆錯誤的東西,等到他們退休當教練時,自然用的還是這一套。這樣一代傳一代下去,台灣在一批又一批根本不具有專業能力的教練帶領之下,能有多少進步和作為呢?我們的棒球自然永遠還是落後別人一百年以上。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