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提到了國內的這些球評徹底缺乏觀察和解讀的能力的情形,這兩點對球評來說都是絕對必要的基本能力,但是如果對教練的角色來說,前者的重要性就大了許多。一個缺乏觀察力的教練,連現象都觀察不出來,或者觀察出錯誤的結論,怎麼可能進一步去幫助選手解決問題呢?今天的波古之戰,有一次Urutia的打擊,投手投了一個外角球裁判判壞球,球評在看了慢動作後說這一球偏高了,但事實上,這球的位置在這裡(藍點位置):

這個球究竟是偏高還是偏外側一點也不重要,但如果連這麼明顯的一個球位都可以看得差這麼多,那究竟要怎麼看得出球員動作上許許多多對肉眼來說並不明顯的細微差別?國內教練素質的低落其實跟球評素質低落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因為兩者之間都需要很的基本觀察能力,在這些人身上完全看不到。當然教練還比球評需要更多的東西,但是從更多地方我們可以更明顯地看到這些人並不具備足夠的能力,例如今天Cora打了一支二壘小飛球,主播說這球看起來打得還不差,竟然只飛到二壘附近,球評就說這是因為古巴投手球質重的關係。我雖然說過有時候當這些球評不懂的時候會訴諸一些簡單明顯眼睛看得見的因素(如速差),但許多時候他們也會使用一些無形無影根本無從解捉摸和解釋的東西,例如「霸氣」和這裡出現的「球質」。事實上,這球飛不遠的原因很簡單,還記得我說過除了timing以外,打擊是否成功還要看「球棒的軌跡是否通過球的中心;擊中球的是球棒的哪個位置;打者的力量有沒有灌注到揮棒裡等等。」這些問題嗎?這一球一方面Cora是用靠近握柄的地方擊中球,一方面是因為Cora本身的power就不好,在沒有用最良好的位置擊中球的情況下他的揮擊力道沒有辦法把球打得很遠。一件這麼簡單的事情,一個理論上應該要有「專業知識」的教練竟然連基本知識都沒有,然後就把原因歸在對手「球質重」上,那當我們台灣的打者打不好時這些人自然也以為是對方球質重,不知道是打者的問題,當然更不會有改善打者打擊能力的可能了。

另外在第四局Beltran打擊時,一好一壞後古巴投手的一個指叉球被打成界外,接著的一個指叉仍是壞球,此時球評說這個投手用很多變化球,然後下一球又是速球壞球,球評就說這時後使用速球滿不錯的,下一球就可以再用變化球了。我的天啊,要是配球這麼簡單就好了,前兩天這位球評靠球數來配球,今天只靠來了一個速球後就可以改用變化球了,雖然配球不是什麼艱深的事情,但是也不是這麼簡單的f(x)=y,只有一個自變數的函數。如果有老師跟你說因為連續兩天都是綠棒,所以明天會漲,你會相信這個老師能幫你賺錢嗎?這一球在當時的狀況來說,由於投手的指叉投得不錯,打者也看了幾個指叉,而且當時投手的控球已經有點在搖了,兩好三壞後打者不會去猜測速球積極攻擊,而是會採用比較保守的應變,這時候丟速球不是一定沒事,但是幾乎肯定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古巴投捕搭檔最後也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可惜控制得稍稍偏差了一點點,被判壞球將打者保送上壘。這一球雖然結果不好但選擇是正確的,這從打者對於這麼靠近好球帶的球都沒有出棒可以略見一二。如果我們的教練對於配球如此沒有概念,要怎麼樣去教導年輕的投捕手怎樣去對付打者呢?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