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打開電視CPBL的轉播,不出兩局你一定可以聽見球評說:「這一球他就是跟得不夠進來,如果可以把球再跟進來一點帶到右半邊的話,把擊球點掌握好,打擊率可以再提升。」或者「這球打得很好喔,球跟得很進來,擊球點掌握得很好順勢帶向右半邊,相當漂亮。」,至少在我看的短短幾局之內我至少已經聽了四、五次。

過去我已經談過不少次台灣教練不但對棒球和運動的認知眼光觀察能力差勁到一個程度,眼界的短淺情形也是嚴重地可以。這更是一個愚蠢至極的觀念,就算我們假設把球打到右半邊的確可以增加打擊率,但是放棄拉擊只把球打往反方向的結果就是長打能力的劇降,缺乏長打能力的結果就是投手不會怕你,保送率是跟長打能力有相當的關連的,放棄長打追求打擊率的結果,就是就算你的打擊率真的提高了,你的上壘率很可能是會下降的,更不用提你的長打率了。此外許多打者根本並不適合這樣的揮擊方式,硬要打到反方向甚至可能會讓他的整個打擊節奏整個毀掉。

真的去貫徹台灣教練這些觀念的結果就是會出現一堆沒有上壘和長打能力的廢物,繼續讓這些教練執教下去的話,或許未來有一天台灣職棒的OPS算法會變成AVG乘2也不一定,而到了那時候,犧牲觸擊就是一個在大多時刻都適用的優質戰術了。搞不好這就是台灣教練的夢想,藉由弱化打者的上壘和長打能力來強化觸擊的功用,逐漸建構一個美麗的觸擊夢想國,以後就再也不需要煩惱戰術和調度,反正壘上有人一律觸擊,調度時也只要看打擊率就夠了,從此職棒教練變成一種輕鬆愉快不傷腦筋而且不可能犯錯被批的無腦工作。想不到這些教練為了達到無用之用如此用心良苦,真是一群大智若愚的天才啊。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