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有人把王建民的表現不好跟Posada的配球牽扯在一起,有一些東西可以聊一聊。

捕手的配球好或不好基本上就不容易去做客觀的優劣比較,更不可能有效地去做準確的量化。而所謂Posada拖累王這樣的論點其實是毫無根據的,那些說Posada配球不好的人提出了任何有根據的立論基礎嗎?幾乎沒有,即使有也是一些錯誤的立論。更何況對一般人來說,根本很少人懂得什麼叫配球好什麼叫配球不好,看到的也都只是片面,這讓捕手基本上就處於一個倒楣的角色:投手表現好是投手厲害,表現不好是捕手亂配。立功時沒人看得到,犯錯時馬上成罪人,況且很多時候其實捕手根本就沒犯錯。

配球本來就不是一個95比90強,85比80強,這樣可以比數值大小的能力。在sabermetrics的研究中更是根本找不到任何捕手可以幫助投手表現的證據,當然研究中的樣本受到太多noise的污染和樣本數過小等等都是造成這樣的情形出現的原因之一。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配球內本身存在的一個隨機性,一個配球者要面對數十個不同的投手和數百個不同的打者,雖然說配球在許多的狀況下的確有「公式」存在,但這個所謂的公式不是像兩人出局時一打到球跑者就要跑這樣單純的,這個所謂的公式是配球者必須能夠在場上的狀況中觀察到所需要的正確訊息,暫時稱之為「即時資訊」,配合上原本比較固定的一些因素,暫時稱為「固有資訊」,而這些公式就是將這些「即時」和「固有」的資訊結合起來來得到所要的結果。但有規則必有例外,即使在一些可以使用公式的狀況下,公式所得到的結果仍然可能會是錯誤的,因為人的想法原本就有一定的隨機性,雖然一個好的配球者可以透過自己的智慧和經驗盡量找出除了這些隨機性之外的規律,但仍然不能完全避免。而每個配球者也都會有自己的特性,這樣的組合可能會導致一些配球者在某些狀況下表現比較好而在另一些狀況下表現比較差。更何況投手不是機器,不是配什麼球就可以丟什麼球,在考慮到投手能力的情況下,配球還必須加上投手可能犯錯的風險評估的考量,如果是單純的我選A然後就可以看到選A的結果,那配球就是件簡單得多的事了。就拿上一場王建民的表現來說,不管配哪個捕手結果都不會有太大差別的。

另外舉個我自己的例子,以前有一陣子我跟幾個朋友很愛玩數字拳,結果我的勝率奇高無比,其中有兩個人對我的勝率甚至低到不到兩成,另外幾個也大約只有三成左右,後來另外有幾個朋友不相信也加入戰局,結果對我一樣是敗多勝少,甚至還有人有15連敗給我的紀錄,但是其中有一個人,別人對他幾乎都勝多敗少,被大家認為是最遜的一個,但是我跟他玩的時候卻也一直僅能小贏一點,有一陣子還輸比較多,甚至我唯一一次的3連敗也是敗在他手上,我想這顯示出了一點人與人之間特性的一個關連,而之所以玩數字拳我能夠一直勝多敗少,也是因為我如果想出5就不會出成10,我想出10也不會出成沒有,畢竟喊錯和出錯的機會是相當低的。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手有很高的機率會不聽使喚的話,即使你很會猜別人想出什麼,那你獲勝的機會也會大大地減低。

由於這些因素,加上我之前也談到的,沒有人有辦法看完每個捕手搭配每個投手的情況,這使得我們幾乎很難去判斷不同的捕手之間誰的配球好誰的配球不好,因為我們看到都只是片面,更何況很多說誰誰誰配球不好的,搞不好根本就不懂什麼叫配球。

另外對一個投手來說,配球不是捕手一個人的責任,投手自己有沒有能力去選擇該怎麼去對付打者也是能力的一部份。如果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去配球,那即使因為配球而導致不理想的結果,投手也應該自己負責,畢竟誰叫你自己不會配球的,又不是不會搖頭。即使在球隊上有所謂的輩份問題,在對捕手的選擇有疑問的時候,也應該跟捕手溝通清楚,如果他發現常常你的選擇是更好的,自然會讓你擁有更高的主動權。球是掌握在投手的手上,投手本來就應該要對自己的表現負責,除非真的是遇到又蠢又固執的捕手,但我想這樣的情形是很少見的。不過如果從捕手的角度來說,一個好的捕手同樣應該將投手的表現好壞視為自己的責任,就像現在球迷看待Posada的方式一樣,有功要忘,有過要擔,當雙方都有這樣的認知時才能夠建立更好的互信和合作關係。

如果一個投手不成熟到表現不好就認為是捕手的配球不好的話,那基本上他只是個笨蛋而已。球迷可以去怪捕手,但投手不行。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