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ers acquire Perez from Indians for Minor League shortstop Asdrubal Cabrera.

水手交易Perez的用意很清楚地寫在新聞的副標裡:"Veteran first baseman hits well against left-handers",Perez原本就是個板凳上的左投殺手,過去三年中對左投的打數(264)比對右投手(188)還要多,成績也好上一截(.288/.397/.561 vs .239/.303/.351),今年也在面對左投的88個打數裡打出了.330/.355/.693的優異成績,因此對左投手來說,Perez的確是個頭痛人物。

那麼這樣的一個角色對水手隊有沒有幫助呢?看看幾個數字,水手隊今年面對右投手時的OPS是.780,在14隊中排第8,而面對左投時.684的OPS則是敬陪末座,因此一個這樣的打者對水手隊是有所幫助的。是的,有了Perez的水手隊的確是變強了,不過許多人勢必會認為拿Asdrubal Cabrera才換來一個打左的DH/PH非常不值得,這我並不反對,雖然目前我並沒有對Cabrera有多高的期待,因為他現階段的成績並不理想,今年在Tacoma只打出.236/.323/.360的成績,去年在Inland Empire也只有.284/.325/.418,他的BB有點少使得K/BB不很好看,不過因為:1.他還年輕,19歲就打到A+,今年也才20歲。2.他的BB今年稍有進步。3.以一個20歲,只打過半季A+的小伙子來說,Asdrubal是被rush了。4.他有良好的守備。5.Tacoma是個投手球場。基於這幾點,現在的Cabrera雖然不令人驚豔,但是的確是還有期待的空間的。而這樣一個還有可能的潛力新秀在價值的低點(愛玩速升的結果)被拿去換一個半季的左殺代打,well,如果水手已經是個World Champion的強力競爭者,或許這樣的動作是比較可以被接受的,但現在水手隊之所以還在pennant race之內,明顯地只是因為AL West的虛弱,即使讓水手進了playoff,對這支球隊有信心會殺到最後的人的比例應該不會比Jeremy Reed對左投的上壘率高多少。不過令人安慰的是,至少這個move雖然在本益比上可能讓人失望,但至少的確是讓球隊變好了的,比起過去丟掉Guillen簽Aurilia來說是好了些,在已經有Beta可以擋SS這個位置一段時間的情況下還去rush遊擊新秀(雖說是為了讓他守SS)→打不好→價值低→換掉這些令人搖頭的連續動作之後,或許換來的東西還算有用已經是我們對Bavasi這個名字所能要求的極限了。

不過既然換Perez來是要解決水手的恐左症,我們也來看看水手為什麼恐左:
 Player  vs R  vs L  Ratio
 Reed  .234  .019 1240
 Everett  .256  .179  143
 Beta  .254  .179  142
 Ibanez  .318  .237  134
 Johjima  .292  .239  122
 Beltre  .252  .229  110
 Lopez  .263  .256  103
 Sexson  .239  .248   96
 Ichiro!  .298  .317   94

表中的數字是GPA,Ratio是對右除以對左的比例,100是相等,可以看到對左投比較有問題的是Johjima以上這五個人,Beltre則有一點點,不過半季的樣本實在太小,我們需要多一點數字(除Beta是去年成績和Reed是2004~05外,餘為2003~05):
 Player  vs R  vs L  Ratio
 Reed  .255  .197  130
 Everett  .279  .230  121
 Beta  .212  .270  79
 Ibanez  .281  .250  112
 Beltre  .271  .268  101

向來就對左投有比較嚴重問題的只有Reed和Everett,但即使如此他們兩個今年目前的Ratio也仍然比過往來得高。Ibanez雖然也比較怕左,但程度沒有今年這麼嚴重,不過以對左的GPA來說今年的.237與過去的.250也相去不遠,所以Ibanez的確是有可能就維持在這樣的對左水準上。Beltre並沒有懼左的歷史,Beta則更為明顯,右打的他去年他打左投打得比對右投好多了,因此即使他不愛打左投也不至於到這麼懼左的程度,這兩人今年的狀況應是小樣本的問題。剩下一個沒有歷史資料的城島,以我對他打擊的觀察來說,我並不認為身為右打者的他會有懼左的問題,甚至應該對左投打得會好一些,目前的成績我會將之視為小樣本的偏差。所以整體來說,現在的水手隊的確是對左投打得很差,不過是有一定的回升空間的。而且水手隊現在打線上最大的問題倒不是打左投,而是擁有SS等級火力的DH,以及下半季我們看到的會是哪個Sexson?

假如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樣對左投無力的打線,也不願意空等不一定會發生的regress to the mean的話,水手並不是沒有選擇的,這個打線上對左投打得最差的兩個人Reed和Everett(PS.他們不是只有對左投才打得差),分別是CF和DH,水手殘破的農場裡什麼沒有,就是高階OF最多,Snelling、Choo、Jones都是外野手,他們三個目前分別在Tacoma有著.259/.307/.292的GPA,Jones目前第一年打AAA的成績不那麼理想,而且總計只有五百多個在AA以上的打數,現在拉上來稍嫌急了點。但Choo已經是第二個AAA球季,而Snelling,你知道的。他們兩人目前的成績都不錯,尤其是Choo,在Reed struggle得這麼嚴重的情況下,讓他們其中之一來試試看也不會更糟糕了,尤其是在面對左投手時(雖然都是左打),畢竟Reed的alternative是過去三年對左投OPS.656,今年好一點也只有.770的Willie "I field and run well, what's hitting?" Bloomquist。即使他們兩個對CF的handle不夠好,但把Ichiro!放到中間也並不是異想天開的動作,讓他們其中之一代替Reed或Everett,或者兩人都上來,外野放Snelling/Ichiro!/Choo,Ibanez放DH,Everett丟去Jurassic Park,都是除了Cabrera換Perez外值得一試的動作,甚至如果其中一人能夠有比預期中更好的表現的話,還可能會讓換來Perez略顯多餘。

究竟這支水手隊應該作為buyer還是seller其實頗為尷尬,幾個不好的簽約(更精確地說是一個極糟糕的約和幾個不很好的約)讓這支球隊的彈性被限制住了,雖然有著King Felix和Lopez這樣的年輕好手,但更多的是處在wrong side of the 30s(or even 40s)的老將,虛弱的農場又沒有足夠的資源,很難預料在未來幾年能夠有多少競爭力,這時候選擇在AL West貧弱時試圖把握幾個老將的最後光輝衝進playoff看看十月的運氣如何,嘗試弄個戒指回來證明自己其實是個好GM(too late, Bill)並不是無法理解的想法,就像是在玩Texas Hold'em時,preflop和flop丟太多,導致拿個中等pair卻在turn和river時仍然不得不拼,不過畢竟騎虎難下追根究底還是在於當初為什麼要騎到老虎頭上去啊。

BTW, 另外一件讓人感到意外的事,今年在客場比賽時,Beltre是個跟Lopez、Ichiro!、Ibanez一樣好的打者:
 Player  GPA
 Johjima  .306
 Lopez  .280
 Beltre  .278
 Ichiro!  .277
 Ibanez  .277

P.S 以這幾年水手的丟人史來說,下半年Cabrera大躍進的可能性=?

如果Cabrera真的大躍進,或許這會是未來在西雅圖常發生的場景:

The husband rouses suddenly from sleep at midnight.

Wife:「What's wrong?Did you have a nightmare?」
Husband:「Yes, Bavasi made another move.」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