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個稱呼嘛。

日前看到那篇為試圖伸卡球正名的文章,第一個感想就是這種事情什麼年頭都有人在做。對美國職棒涉獵已有多年的老球皮們,應該會對多年前某許姓作家的文章有些印象,當中有部分文章就試圖為部分球隊正名,例如水手隊應為海人隊(這些名字是憑印象寫出,或許與原作者當初的略有出入,but you get the idea)、勇士隊應為紅蕃戰士隊、遊騎兵隊應為巡警隊、道奇隊應為閃躲者隊、紅人隊應為紅隊,而該作者是否會覺得他個人支持的洋基隊應當叫做北方人隊之類的我就不知道了。

這類運動球隊的名稱當然能夠翻得貼切、適當又好聽是最好的了,但本來有時候翻譯就不是一件可以兩全其美的事,況且這類大家早已習慣成俗的名稱,硬要去改變他反而是一件頗為彆扭的事情,硬把這些球隊包括其他像49ers和76ers改成真正代表其意義的名稱真的沒有什麼意義,會想要瞭解球隊背景歷史意義的球迷就是會去瞭解,不會去的還是不會,對球迷來說,這不過就是一個名稱而已,大家用得慣能接受就好。當然你自己喜歡去用海人、巡警、紅蕃戰士還是淘金者隊沒有人可以干涉你,但要把你個人的偏好去強加在別人身上就是有點沒有意義的行為了,尤其是這些名字已經行之有年也已經被廣為接受的情況下。

現在這個伸卡球和沈球的問題也是差不多,當然你說伸卡球的名字跟下沈沒有直接的關連,不能夠直接聯想到他的變化方式是沒有錯,但是為什麼名字一定要能夠看出球的變化方式呢?螺旋球又螺旋在哪裡了?的確如果今天伸卡球是一個新出現的球路,國內還沒有統一的譯名的話,我也認為沈球或下沈球會是比較好的名字,但伸卡球這個名字已經行之有年,也早被廣泛地接受了,硬要去修正感覺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另外作者提到會和日式的伸卡球混淆,雖然這也是事實,但是這個問題的來源並不在於我們將他翻譯為伸卡球,而是日本就是把一種不一樣的變化球路稱之為sinker,sinker在美國就是一種二縫線的下沈速球,在日本就是類似螺旋球的變化球,他們在各自的地方明明就都叫sinker,原名既然相同,我們都將之翻譯為伸卡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會去搞清楚美日之間差異的人就是會搞懂,不會因為名字相同的關係而搞不懂。我想日本人對美國sinker的稱呼也同樣是シンカー,也沒有另外幫他取個什麼"落ちるボール"或"沈下球"之類的名字,所以如果要區分這兩種球路,也應該是日本人要做的,只要美國人和日本人都還分別稱他們自己的sinker為sinker的時候,我們都稱之為sinker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要搞懂不同球路的特性和功能不會因為名字上的問題而增加其困難度,固然這對外行人來說會增加困擾,但既然是外行人,我想他們也不甚在意他們是否搞得清楚其中差異,如果真的想知道自然會去弄清楚。這類球路的問題本來就沒有一套絕對而客觀的標準,所以基本上如果不是太大的錯誤,我也不會去管別人怎麼去分,例如有的人還會特意去區分和強調誰投的二縫線速球而不是伸卡球,這對我來說也是沒什麼意義的事情,這本來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東西,二縫線速球的種類本來就不少,下沈軌跡和功能很明顯是某一種特性的我們就叫他伸卡球,除非該投手的球跟伸卡球的路線和功能有明顯的差異我們才能說那不屬於伸卡球,而反過來說某投手投的是伸卡而不是二縫線速球的就更好笑,就好像在說某人穿的是應該是長褲而不是褲子一樣。變速球也有不同的握法和投法,但他們都一樣是變速球,只是因為在握球上有很大的差異,所以我們可以將之區分為掌心、OK兩大類,國內某球評特愛的五爪蘋果其實根本也只是掌心球的變體,只不過把原本伸直的三根手指彎下來而已,而投變速球時根本就不是要用手指的力量。同樣的其實真的要說的話OK和掌心在功能性上也沒有需要區分的絕對必要,因為他們的差別只是在食指和小指的位置,但如剛剛提到的,投變速球根本就不是要靠手指,不像指叉球手指插深插淺還會有比較明顯的差別,不過掌心和OK在功能性上的確還是有一點小小差別的,就是OK比較可能讓球有側向的外移,所以雖然沒有絕對必要,但我也認同去區分掌心和OK球是合理的。但是速球系在握法上卻是大同小異,沒有像是OK和掌心這樣在外觀上的明顯區別,真的要分的話就只要就其功能性區分成切、沈、和其他三類就好,走切路線的就是切球(cutter),走沈路線的就是伸卡(sinker),明顯不屬這兩類的就直接稱之二縫線速球(2-seamer),就已經足夠了。

名字就只是個稱呼而已,就像衛斯理小說裡的神仙和外星人一樣,不管你怎麼叫他,他的本質不會因此而改變。所以雖然我並不反對稱伸卡球為沈球,而且事實上過去我也不時使用過沈球或下沈速球等名稱來稱之,但要說這是個應該矯正的「錯誤」,我想是有點小題大作了。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