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roit vs St. Louis,連續兩年中區對決。

Suppan再度表現優異,7局僅被擊出2支安打丟掉1分,五個BB裡有三個是送給Delgado,其實今天Suppan是可以一分不失的,但第一局略微過於積極的投球和不好的運氣讓紅雀陷入今天唯一短暫的落後:在面對Beltran時Suppan搶到了兩好零壞球數領先後,先用一個在外角的偏低曲球吊差點成功,接著一個偏外低的變速球引誘效果不夠,兩好兩壞Suppan一個外角低的伸卡被Beltran掃過三壘邊線形成二壘安打,這最後一個球會這樣投是有道理的,不過如果對自己的變速球和控球更有信心的話,一個內角偏低的變速球有可能會是更好的選擇。接著Suppan保送了Delgado,在我提出Duncan應該要注意到紅雀隊必須要讓Delgado進入inside conscious後,紅雀投手真的開始以內角為主力攻擊Delgado,NLCS中Delgado在前四場的成績是6-15, 3 2B, 3 HR, 2BB後三場是1-8, 3BB,今天Suppan也一直打算在面對Delgado加入內角球,但他今天卻始終無法穩定且有效地建立起左打者的內角,導致連續保送了Delgado三次。

Delgado上壘後形成一二壘有人,輪到Wright的打擊,如果Mets的lineup card是我來填的話,當然Wright是隊上最好的球員之一,加上他的手套,所以雖然他在低潮中還是必須要排他上去,但是我應該會讓他離開5th spot的位置,而且現在我們知道昨天那支安打並沒有幫助他離開低潮。當然把他和Green的打序調換會讓LaRussa在比賽後段更容易調度並且擁有更多的platoon advantage,但是與把Wright放五番比起來,那大概是個值得的損失。而最後結果顯示,那根本不是個損失:第八局時,Wright竟然被見左殺見右傻的Flores(C'mon, LaRussa can't even trust him with Jose Valentin)在2-0後回來三振掉,也讓Flores仍然成功地面對到了Delgado和Green兩位左打者並且順利解決他們。回到第一局來,在一二壘有人輪到Wright時,Suppan先給了他一個外角滑球,這也是最近紅鳥投手一直用來對付Wright的固定伎倆,Wright也看著球進入好球帶,接著的第二球就比較有討論的空間,這時候如果以一個外角低的曲球吊,只要位置差不多幾乎肯定會吸引Wright出棒,揮空或擦棒都是很可能的結果。而且雖然Wright現在的確是欠缺攻擊能力的低潮打者,不過他畢竟是有實力的選手,在一二壘有人的狀況下還是該小心從事,而Suppan選擇以內角伸卡進去攻擊他,雖然確實這個球達到了效果,擠壓到了出棒慢的Wright,但球還是被Wright給muscle out,飛得很高但卻幸運地落在無人地帶送回了Beltran得到今天Mets唯一的一分。當然即使Suppan是用外角曲球也有讓Wright打成右外野bloop single的可能,但我想這會是個更好也更安全的做法。

第二局在一出局一三壘的情況下,Belliard用safety bunt送回了Edmonds追平比數,如果這是一場regular season game,這個觸擊是愚蠢的舉動,2nd inning, runners on 1st&3rd w/ 1out and you're satisfied with 1 run?但這是NLCS game 7,所以這是個合理的選擇。而9局下Mets的那個狀況是否要觸擊,也是見仁見智,觸擊和強攻都是defensible的做法,you can't say which is the better choice unless you've got a crystal ball,我們知道強攻是失敗了,但觸擊也不見得一定會成功。

今天Cards的攻擊這麼鳥有部分原因是在Pujols前後兩棒,Encarnacion倒還罷了,Wilson放了一些不該放的球,揮了一堆不該揮的球,該揮也沒放的球又打不到,LaRussa竟然還能夠忍受讓他上去打第三次,結果還是吃老K。Perez今天的控球時好時壞,但是紅雀打者給了他不少幫助。這場比賽Perez的biggest at-bat自然是第五局2 out 2 on時解決Pujols那個打席,Pujols的近況看得出來他現在對於內角速球有點麻煩,要對付他的要點就是將注意力吸走後以內角速球決勝,也就是let your outside pitch make your inside pitch work,而變化球最好都不要丟進好球帶,而Perez今天也很成功地攻擊了Pujols的內角讓他沒有發揮。當然內角速球也是今天Perez壓制對方打者的重要武器,even though he kinda fall in love with that pitch at times, he did turn to lots of breaking balls in some situation, and that helped him get some strikes and keep the hitters honest.

今天比賽中間有一些部分我漏掉了沒看到,但是還好沒有錯過Endy Chavez的play,如同忘記是Buck還是McCarver所說的了,如果Mets最後贏得這場比賽,我們可能二十年後還在談論這個接殺,Wainwright也差點讓這件事發生,不過這一切最後還是被他的曲球給破壞了。Wainwright一上場時看得出來沒辦法把他的曲球丟進去,也導致造成了一二壘有人無人出局的危機,但在Floyd沒辦法即時對他的速球做出攻擊讓球數來到兩好兩壞後,Wainwright突然drop in一個銳利的曲球,雖然這球的位置接近紅中,但在面對一個接近mid-90s的速球而且看來控制不住他的曲球的投手,球數又在連續五個速球來到兩好兩壞後,突然遇到這樣一個這樣銳利墜入好球帶的曲球時,Floyd在看到球轉下來之後,在球進到捕手手套前除了可能來得及用力剿一聲"Damn it!!"以外大概也沒有什麼其他事可以做了。接著Reyes在看到Wainwright仍然擁有曲球這個武器後,也抓到了一個曲球打得不錯敲到中外野,可惜是正朝向Edmonds而去形成第二出局。在LoDuca被保送之後,比賽進入了今天最緊張的時刻,兩出局滿壘輪到Beltran,Mets所能希望在這時候上場的最好的三位打者(the other two being Carlos and Shawn)之一,而且可能是最好的一個了,但是Wainwright這時候使出了他的第四種武器,以一個好球帶內的變速球搶下了一好球,這球在Lo Duca被保送後Beltran的謹慎選球避免自己go out of the strike zone去幫助Wainwright是可預期的,而且這個球同時也決定了下一球的結局,如果這第一球Wainwright沒丟進好球帶,那麼接下來的曲球多半會是第二個壞球而不是個擦棒球(當然如果那是壞球第二球投捕的選擇也會不同),當球數來到兩好零壞後,Beltran已經沒有退路,這時候投捕做了一個幾乎接近是no brainer的選擇,要用外角偏低的曲球來三振Beltran,我相信Beltran也有預料到他看到的下一顆球最大的可能會是個引誘曲球,這也讓他會更注意不要被欺騙。但可惜的是,雖然這跟第一局Beltran面對Suppan的狀況幾乎相同,當時他也確實忍住了沒有被騙,但是這一次Wainwright卻把球送到了完美的位置,這球Beltran也許可以可惜自己沒有出棒,或者能夠摸到球皮上緣形成本壘後方擦棒滾地,但是我想Beltran自己也知道這不是個剛好的結果,在這樣的狀況下面對這一球,十次裡面至少有八次他大概是不會出棒的,所以他也只能嘆口氣摸摸鼻子認了。

Wainwright雖然目前是紅雀未來的possible closer,but he still resembles a starter。雖然他的定位取決於球隊的決定,但我覺得他的型態還是放在先發比較好。他這種的closer很少見,近年來好的closer只有2個人是這樣的型態,不過剛好其中一個就是他可能將要取代的那位,或許這並不是完全的巧合。Anyway,這個充滿意外的series終於結束了,任何想要在賽前猜測這個series的過程的人大概都會看起來像個笨蛋,當然有時裁判的好球帶也是個factor,至於這樣的情形會不會在World Series出現呢?Let's just wait and see.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