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4:5古巴。

畫質差了點也不時來點lag,不過今天沒什麼事幹,還是用PPStream看了今天大部分的比賽。一局下半潘威倫一開始球吃了較多的本壘版被連續敲出四支安打,幸好一個盜壘失敗和一次成功的回傳狙殺救了他。自此中華隊一路落後,不過今天主審的好球帶判決在比賽前段有幾球不夠固定,三局上古巴投手在一壞球後對陳鏞基投出一個中間偏低的球,這球比之前張建銘被判壞球的一球還低一點,但這次被撿了起來。兩好兩壞時一個內角低球被判壞球,但這個位置之前才讓高志綱被拉掉,不過後面這樣的狀況就比較沒有再出現了。

我沒有看過前面的比賽,不知道為什麼林益全會放在第五棒這個位置,不過今天基本上他是被古巴投手壓死的,沒有辦法在球數還有空間的時候攻擊速球,最後就是被變化球玩死。尤其是第四局那個三振,算是還滿經典的一個畫面,很少有機會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打者會被騙到out in front這麼多,這種狀況就是當打者的球棒已經快完全通過好球帶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是個變化球,除非是猜球打不然並不容易發生,但當時已經兩好球林益全自然不可能還猜球打。下一個打席也是同樣的狀況,只能foul out可以攻擊的速球,接著就被變化球弄死,不過還好還有強運◎打出了一支場地安打讓帳面不至於太難看。另外在守備上雖然林在一局上有過一個漂亮的轉傳,但是四局下那個抓本壘就是錯誤的決定了,從整個play的timing來看可以很明顯地看到這球要抓本壘是來不及的,單純一個傳球者在傳球選擇上的誤判,不過還好後續的雙殺讓這個誤判沒有造成損失。

在比數追到4:5後,中華隊換上陳冠任面對Lazo,第一球Lazo以一個外角速球搶下第一好球,這時我還不覺得如何,但是看到第二球Lazo以一個漂亮的cutter塞進去成功達到目的讓陳冠任打成擦棒後,在知道Lazo擁有這個武器後,身為左打的陳基本上大概是沒有什麼機會了,最後也立刻被三振出局。不過反觀九局上張建銘那個牆邊飛球就很神奇,如果不是猜到會有這個球的話我不太理解他怎麼辦到的,那不是個很容易drive的球,但是張建銘很快地啟動把這球敲到牆邊,可惜power差了一點,而之後詹智堯就很正常地被Lazo的cutter弄死結束了比賽。

今天既然看了中文轉播也免不了要順便扒一下曾文誠的糞,第一局古巴下打跑打者打出一個一壘後方界外球,曾文誠就開始稱讚說從這裡可以看出古巴打者會玩球,因為是打跑所以把球打到跑者後方,well,或許古巴打者的確擁有這樣的觀念,但是這個球一點都不能支持這個argument,那一球是比本壘板外側還要出去一顆半,這個位置的球打者就算想要拉回來也很難,何況在打帶跑的狀況下打者本來就可能為了避免被變化球欺騙而延遲啟動。另外第二局他對古巴的另一個稱讚也是很有新意:「古巴隊的厲害之處在於只要是他們想做的都可以做得到。」,我太不知道這句話要怎麼解釋,但如果照字面上來說他們應該是天下無敵吧。四局下潘威倫又開始被敲安打,曾文誠就開始他的一貫投高論,但其實這幾球都在knee high,根本一點都不高,其中甚至有幾球還可以說是不夠高才被打的。三局下半張建銘把一個中間偏低的球敲成中右外野平飛安打,曾文誠稱讚張建銘懂得不要硬拉bluhbluhbluh,我的天啊,我知道他愛扯硬不硬拉這東西,但是你也找打者把外角球打反方向時來說吧,明明張建銘就把球拉到中右外野還在什麼不強拉,這球張建銘做得好的是即時調整自己的身體重心,讓自己跟上這個球的高度漂亮地準確擊中來球把球拉到外野。下一局張泰山對一個變化球揮空時,曾文誠就說泰山可能是猜球打,這也是曾文誠多年來一貫的錯誤,他只要看到打者是full swing揮空就會覺得打者在猜球,但事實上,張泰山這球雖然揮空,但是揮棒的軌跡是有跟著breaking ball的變化路線在調整的,當打者面對到品質好一點的變化球時,full swing就是可能會出現這種打者在commit to the swing之後才發現是變化球的狀況,並不是猜球打的產物,頂多說泰山是在looking for a fastball,但不是guess,這兩者之間是有分別的。接著第八局陳鏞基把一個外角滑球推成一壘後方平飛安打時,曾的不硬拉論又出來了,不過這次比上次好一點啦,好歹這次兩個條件都符合,外角球、推到反方向,不過雖然如此,這還是個不恰當的評論。這球陳鏞基只是單純地在兩好球後注意變化球的情況下,跟球跟得比較後面,所以在發現這球是變化球而且可能掉進好球帶時的一個emergency swing,但是因為擊球點抓得很準,他的timing和bat speed也足夠把球留在線內所以形成安打,也就是這個打到右半邊的安打是被動形成的結果,跟什麼不硬拉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當然曾文誠的轉播多聽幾次後,我大概已經抓到他大腦中的評論語句產生器的運作模式了,大致上就是速差、內外高低搭配、球壓低、手腕力的運用、纏鬥、不硬拉、心態這些東西的排列組合,不過一來他的東西比較多,二來他的產生器運作得也比較有邏輯,所以不會顯得像其他教練那樣愚蠢。另外也要剿一下賽後的那個訪問,這種水準的訪問實在是讓人看得龜趴會,當然我知道以台灣記者的水準是絕對不可能問出我想問球員的問題,但是那位女記者竟然問陳鏞基他對古巴隊怎麼守備?天啊,這種垃圾問題也問得出來,守備就是賽前看資料誰愛拉誰愛推,微調一下自己的站位,然後就是球打過來就守啊還能夠怎樣。以這次受訪的情況來看陳鏞基的表達能力算頗不錯,不過就算他跟一般台灣球員一樣不善表達,但遇到這種垃圾問題他就算回答得再差也不是他的錯。然後第二個問題就沒有像前一個那樣打破腦殘極限,是個常見的垃圾問題:「對明天的對手日本隊要怎麼準備?」廢話啊,就盡力打啊不然要怎樣,今天晚上惡補日文明天用垃圾話攻勢嗎?幹!看了這種訪問真的只有龜趴火,對這種水準的台灣媒體真的讓人忍不住要引用阿ㄈ名言來問候他。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