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suzaka surrendered 6 runs while getting a win.

這是我第一次看松阪在美國出賽,當天他在測速槍上的數字相當漂亮,速球維持在93-97mph之間,切球維持在89~92mph,不過根據我對他的認識和當天打者應對的狀況來看,我對這個數字有些許的懷疑,我的感覺是當天的槍可能快了1~2mph左右,當然松阪有這個球速的實力,不過當天可能並不到這個水準。比賽的第一局松阪就丟掉了分數,而之所以會失去這些分數,是來自於他對Abreu時犯下的錯誤:trying to be too fine,當松阪搶下兩好一壞的球數時,由於前一球是以一個漂亮的變速或指叉抓到Abreu,下一球松阪有完全的空間可以去挑戰Abreu,但他接下來的速球和切球分別miss了外角低的位置,加上Abreu的選球本來就是好的,松阪因此失去了所有的優勢,最後一球速球也沒控準而保送了Abreu,也因此導致了後續的狀況,最後一個投得非常漂亮的外低變速球被Giambi更漂亮地敲成中間二壘安打失去兩分,這一切都是在當時對Abreu時連續miss的速球和切球就種下了惡因。

另外一點比較讓我感到稍微意外的是松阪如此地倚重他的切球,甚至已經到了一種predictable的程度,尤其在前三局裡,單一打席裡用球數達到三球的打席中,只有兩個打席打者沒有看到他的切球,當中除了傳統上攻擊左打內角的用法外,最漂亮的一球大概是第三局三振A-Rod那一顆,當然也是因為他的切球威力相當好所以他可以這樣使用,不過我想更有效地加入變化球混合搭配會讓他更難對付。接著從第三局後半開始和整個第四局,松阪奇怪地幾乎完全捨棄了曲球(僅一顆),除了另外兩顆變速(或指叉)以外,全靠速球和切球來對付打者,讓Giambi在第三局又打出了一分打點安打,第四局雖然沒有失分,但這樣的投法仍然是負面大過正面的,他的曲球相當好,也是他一個用來破壞打者timing相當重要的工具,忽然將之從武器庫裡移除沒有太大意義。至於五六局各掉的一分都是同樣的偏高的變速或指叉球導致的失分,當天松阪變速和指叉都有使用,不過除了幾球比較明顯的以外,其他的並不容易分辨何者為何,感覺上松阪當天是變速球在控制上比較不理想,這兩球是變速的機會稍高一點。而最後第八局上場面對A-Rod也是在最後一球在配球上做了一個不應該的選擇在兩好兩壞後持續用速球去拼A-Rod導致被擊出安打而退場。整體來說今天松阪在速球的控制上還不夠理想,我想控球的穩定度這也是他比較大的一個問題,不過這僅是我看他的第一場比賽,未來還需要更多的樣本來觀察。

另外隔天我也看了井川一局多的投球,簡單講,他的球速沒出來,當天只維持在84-88mph,似乎還不到他在日本的水準,如果他沒辦法將球速維持在87-91mph之間,他很難投出多好的成績,he doesn't have what it takes to succeed with a speed so low,當然現在還只是四月,或許他還需要一些時間調整。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