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職業球隊投手教練的主要工作,是在幫助他的投手維持在良好的狀態,保持他們的健康,在需要幫助的時候給予適當的建議,發現問題並予以修正。你是投手們的朋友,試圖去幫助他們;而不是他們的上司,想要去指揮他們。 

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必須具備許多條件。要幫助投手維持在良好的狀態,必須懂得去規劃他們的練習內容、方式、頻率、和間隔;要保持投手的健康,必須懂得去控制他們練習的強度、份量,注意在他們的投球中是否有容易導致受傷的因素存在,瞭解投手身上顯露出來不同的訊息所代表的意義。要幫助投手維持甚至變換更好的mechanics,必須具有足夠的知識和經驗;要能夠對投手提出適當的建議或者修正他們的問題,必須瞭解你的投手,懂得如何去觀察他們的狀況,具備分析問題所在的能力,知道該用怎樣的表達方式與選手溝通,並瞭解該用什麼樣的方法來解決才適當。
 

投球既是精密的科學,同時也是玄妙的藝術。既是生理的技能,同時也是心理的展現。一個好的投手教練必須要能夠從不同的角度去切入,才能達到你的目的。不過,與其長篇大論地去說明怎麼樣才是個好的投手教練,不如直接從
Leo Mazznoe—這位被認為是當今世上最好投手教練的人—的身上汲取智慧,看看他怎麼去做他的工作,會更方便也更清楚地讓大家對投手教練有更多的認識。Leo Mazzone這位打造勇士投手王國的幕後功臣,終於在今年離開了待了十多年的亞特蘭大加入了巴爾地摩金鶯,Leo的離開,如同GlavineMaddux等人的離去,對每位勇士球迷來說都是相當感傷的一件事。Leo這位當今公認的最佳投手教練的離開會對勇士隊的投手造成怎樣的影響尚未可知,但搖頭老爹過去的成就有目共睹,離開亞特蘭大也是老爹生涯一個階段的結束,現在我們就以Leo Mazzone作為借鏡來看看究竟怎樣才能夠成為一個好的投手教練。 

Mazzone一個與其他教練不同的作法就是投手在兩次先發之間要做兩次上投手丘的投球練習,而一般球隊都是讓他們的投手在兩次先發中間只需要做一次投球練習就夠了,Leo這樣做的原因是要減少四人輪值圈和五人輪值圈的差距,因為他認為投手在四人輪值圈內比較能夠保持良好的狀態,但現在球界為了投手的健康考量已經全面改用五人輪值圈,因此他希望投手透過這多一次的投球練習,能夠保有在四人輪值圈內的狀態並且維持在五人輪值圈內的健康。曾經有人質疑過Leo如果這樣做的話,投手們的手臂到了八月份時就會相當疲累了,但Leo貫徹這個作法相當重要的一個關鍵就是在他的執行面上,身為一個投手教練,你必須去控制、調節你的投手在練習時的強度和力道,而事實也證明了勇士隊的投手們在球季後段時並不會出現疲軟的現象,在健康上面也沒有嚴重的問題。
 

在投球方面,Leo的基本觀念相當地簡單,投手要建立起他的速球,一個投手即使有良好的變化球,如果沒有好的速球來搭配,也沒辦法發揮出完全的威力來。一個投手威力最基本的基礎就是來自於他的速球,要有良好的速球品質和控球是成功相當重要的基石。此外投手要能夠掌握外角低的位置,能夠掌握了這個位置,再利用其他的位置來搭配運用,對每個投手來說都是相當管用的一種策略,但是並不是說一天到晚就是丟外角低球,重點在於你要擁有並且能夠支配這個位置的球,再視臨場狀況加以做不同的應用。這樣幾個簡單的策略誰都會說,但是要真正懂得其中精義並不簡單。而要成為一個好的投手教練當然不是只靠這一兩項東西就夠了,一個好的選手必然有其優點,教練必須要能夠懂得選手的長處和缺點,投手教練要能夠善用投手的優點,不論教練給予選手怎樣的指導,要記得不要去壓抑了選手的長處,蓋房子當然是要從地基最穩固的地方來蓋,才能建出最堅固實在的房子,投手在養成的過程中,絕對不能讓他的優點流失掉,在穩固住他的優點之後再去加強其他的地方,千萬不要為了改正他的缺點導致連原本的優點都失去了,這是一個教練絕對不能犯下的錯誤,而Mazzone在這部分就做得很好,他絕對不會為了硬要改善一個選手的缺點而讓他失去了原本就擁有的東西,即使缺點真的無法改正,也應該透過別的方式讓缺點的影響降到最低,用適當的方式去降低問題的重要性,至於when and how to do this?那就是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了。教練在指導選手的時候尤其不應該讓選手去適應教練的特性,而是教練要依照選手的特性做出指導,當初Mark Wohlers有著不會牽制一壘的毛病,而Leo就能夠在知道他無法有效地改善之後適當地去降低問題的重要性,而絕對不會硬把他抓來叫他拼命去練習牽制。
 

教練的工作是在球員有需要的時候出面來幫助他們,因此要成為一個好教練很重要的一點在於能夠知道何時才是球員們需要幫助的時候,如果球員並不需要幫助,那就不要試著幫助他們,過度的指導會傷害到比你能幫助到更多的球員。你需要做的只是讓他們發揮出自己的天賦,讓他們做自己,而Leo Mazzone就是這樣子對John Smoltz的。在Smoltz被交易到勇士隊後,Leo有一次在指導聯盟裡跟Smoltz有一對一指導的機會,而LeoSmoltz所要求的僅是「用你想要用的最自然的方式來投球」,在Smoltz投了一些球後,Leo對他說:「你有這麼好的協調性,你只要讓你自然的運動天賦發揮出來就可以了。」而接下來Leo就給了Smoltz所需要的指導,Leo教了他一種變化球,而Smoltz很快地就擁有了一手極為漂亮的變化球。而Steve Avery的滑球、變速球是他在簽約時就會了,加入勇士隊之後Mazzone就不曾教導過他任何新球路,Mazznoe說過:「
這是身為教練要知道的一件事,如果投手已經擁有球路了,你不會想要為了印上你的標記而去調整他。」 

投手教練需要的能力當然還不只這樣,一個好投教還必須能夠擁有敏銳的觀察力,豐富的知識,和研究、思考、分析的能力,一個好的投手教練絕對不是只會講幾句老生常談的陳腔濫調,而是要能夠針對問題對選手提出具體的建議,他要瞭解他的選手,知道他們的特性、狀況、習慣、姿勢、能力,隨時掌握他們的狀況,知道從哪些地方可以看出你的選手出了問題,知道該怎樣去幫助他們,例如當John Rocker還在勇士隊時就透過觀察例如
他的上半身是否過於往一壘方向傾斜等重點來檢視他的投球是否有問題。 

光是這樣就足夠成為一個好的投手教練了嗎?當然是不夠的,Berra說過:「Ninety percent of this game is half mental。」先撇開邏輯問題不論,心理層面對棒球具有相當大的影響,投球更是一種精緻的藝術,心理層面影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個投手教練不可或缺的就是要能夠處理選手的心理層面,而要成為好的投手教練很基本的一件事就是你要給予你手上的每一個投手同樣多的照顧,
而且必須常跟投手們在一起,不管他們是在投手丘上或是任何地方。一直跟他們談話,要確保如果你手上有11個人,第11個人和第1個人所得到的注意力是一樣多的。而這只是一個投手教練的基本認知而已,在每天的生活和每場的比賽中,投手教練還要能夠隨時掌握投手的心理而且給予適當的調適,看看幾個實際的例子: 
1991年時Tom Glavine老是在第一局丟分,他曾經在連續七、八場球的第一局就失去了分數,有一場在聖地牙哥的比賽時他在投手丘上的樣子看來不太一樣。他不是上場去贏球的,而是去試著在第一局不要失分。但他在第一局已經失去了兩分而且還面對危機,所以Mazzone走上投手丘問他他的手是不是受傷了,Glavine說沒有。
「你確定你的手沒有受傷?」
Mazzone再問了一次。
「沒有。」Glavine說道:「我告訴你我沒受傷。」
嗯Mazzone說:「如果你的手臂沒有受傷而你沒辦法投得比這更好的話,我們會換個可以的人上來。」然後Mazzone轉過身走下投手丘。Mazzone的目的在於激怒Glavine,而他成功地達到了目的,在換場休息時Glavine氣得不想坐在Mazzone身邊。但在Leo上了投手丘之後, Tommy不但成功字解決了下一個打者,並且投出了一場很棒的比賽也拿下了勝投。

而另一次當Mazzone走上投手丘去告訴Smoltz一件事時,Smoltz告訴他:「聽著,Leo,捕手剛剛才來念過我,我不需要被包夾。」Mazzone聽了之後對他說:「抱歉,John,我不知道捕手上來談過你的狀況。我同意你不需要從兩個人口中聽到同一件事,我現在要回去了。」
 

一個好的投手教練必須要能夠從平常日常生活的相處中去瞭解選手的個性,並且從比賽中的實際表現去觀察他的個性對他的表現有什麼樣的影響,才能夠知道要透過怎樣的方法來指導選手,並且在不同的狀況中給予選手適當的心理調適。Johnny Sain說過:「When you're dealing with pitchers' psyches, you go about it different ways, depending on their personalities.」如果只會跟選手說一些什麼no mind、nice job、放輕鬆、幹得好或者隨便亂罵選手的人是不會成為一個好投手教練的。有時候教練需要去引導投手讓他的心思放在正確的地方,不要為了一些小問題過於鑽牛角尖,但也有時候教練必須要確實地指出選手的問題讓他瞭解,然後再試圖加以改正,而不是老是說一堆沒意義的廢話。當Maddux剛加入勇士隊時就曾經測試過Mazzone,他在和Leo第一次的投球練習時故意把球投偏,裝成控球不好的樣子,然後他問Mazzone:「你覺得這次練投怎麼樣?」Mazzone回答道:「老實說,我覺得並不很好。」Maddux說:「我也不覺得。」Maddux是在測試Mazzone是不是那種只會說:「喔,一切都很好。」和各種陳腔濫調的教練,而Mazzone通過了測試。Charlie Leibrandt也曾經說過Leo Mazzone能夠把他所看到的東西和你溝通,而不像其他某些投手教練總是只會說:「nice pitch, nice pitch.」,他甚至曾經提早在投手教練來球場之前就練投完畢,只為了他不想聽這些廢話。

在台灣我們常聽到某些教練要求選手先求丟準再求快,的確,一個投手不需要用盡所有力氣來投球,而是以一個自然而順暢的動作釋放出本身的力道,降速求控球有時候也是練習時抓感覺的一個方法,但這不是一個當作常態的投球方法,投手的控球要好必須要能夠重複他的投球動作,透過無數的練習來達到基本動作的穩定,當投手減低投球的力道只為了把球控準,那他也只能夠在這樣的力道下把球控好,當回到用正常的力道來投球時,感覺又不一樣了,因此要練好控球並不是透過降低球速能夠達到目的的。更不用說在水準激烈的比賽中,投手更不能去犧牲自己的stuff只為了把球控準一點,如果一個打者的弱點是內角低球,但你對內角球的控制力也不甚好時,千萬不要降低自己的球速只為了想要準確地把球丟到內角低,這就是你會受到傷害的時候。除非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絕對不要為了想投到某個位置而犧牲了你的stuff 更遑論在比賽中這樣突然去改變你出手的力道和方式,除非你是有練過的叔叔,否則有可能你丟出來的是既差勁又不準的一顆鳥蛋。

此外,降速求控球的目的聽名字也知道是在求擁有更好的控球,但我從前就談過:投手的優劣是來自於其所有因素的總和。光是控球好又如何?沒有投手是只靠控球優異就可以成功的。Gregg Maddux如果沒有尾勁一流的sinker,絕對不會是這樣出色的一個投手。Jamie Moyer和Tom Glavine如果沒有一顆極品變速球,絕對沒辦法投出這樣的成績,更別提他們都是很聰明的投手。降速求控球顧名思義就是拿你的球速去換控球,即使這樣做真的有效,那麼一個升,一個降,總分並不會因此而增加。更何況通常下降的程度會遠高於增加的程度。如果你是個動輒可以丟到100mph的火球男,ok,或許犧牲一些球速來求控球可能可以幫助你。但台灣這些投手本身的球速就已經夠鳥了,還想拿球速去換控球,簡直是好笑。至於另一項台灣教練很喜歡的東西:速差,我也已經
談過不少次,這裡就不再多談。不過在除了這些觀念的問題之外,台灣投手面對到另一個很大的根本問題就是沒有養成的環境,當然完整的二軍會是一個目標,但是養成教練的匱乏也是一大問題,不用說到好的教練,在台灣連想找個適任的人看來都是緣木求魚,台灣的教練普遍都有觀念錯誤,知識不足,觀察力差勁,思考推理能力缺乏,溝通技巧不佳等等各種各樣的問題,加上靠著球員身份護身,要讓一般人瞭解他們不懂棒球就好像要揭開江別鶴真面目一樣困難,所以他們也不會有去學習和進步的動力。

這些只是關於投手教練的一些基本認知,還有許多其他的東西可以談,不過就先在這裡打住,總來來說,真正要成為一個好的投手教練,需要擁有各方面的知識和敏銳的觀察力,透過你的觀察力去察覺問題,並且以你擁有的知識為基礎,去研究和分析並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且擁有良好的溝通和交際能力,和幫助投手的熱誠,從心、技、體三方面同時下手,才能真正幫助你的投手發揮出他們最大的能力。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