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關於上一篇comment裡問到王建民的問題。

先談談王建民為什麼缺乏三振能力,我們先來看看三振,要三振打者有兩種可能:一、讓打者揮空。二、讓打者放過好球。我們先看後者,要讓打者放過好球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打者對好壞球的判斷出了錯,二是打者來不及對好球做出攻擊。而要讓打者揮空,則主要是透過三種狀況,一是讓打者揮擊的timing錯誤,二是讓打者出棒攻擊壞球,三是讓打者錯失揮擊位置。當然每一次的三振,並不一定是這五種狀況當中的其中一種,而常常是幾種狀況的混合。在這五種狀況當中,最後一種是比較特別的情形,要讓打者對於一個位置可以攻擊的球在沒有失去timing的情況下揮空,要不就是打者的狀況實在太差,要不就是投手的球速太快或者變化球的銳利度和變化幅度太好。而投手要做到第一種狀況(好壞球判斷錯誤),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透過位於邊緣的進壘點讓打者認為是壞球而放棄攻擊,二是透過銳利的movement讓打者產生對球路或者進壘點的誤判。至於第四種狀況(讓打者打壞球),投手通常需要靠兩種方式來達成,一是以銳利的變化球讓打者過晚判斷出球路而對壞球出棒,二是以timing壓過打者迫使打者在好壞球的判斷上出錯。而剩下的兩種方式都是主要著重在混淆打者揮擊的timing上面,其中第二種(來不及打好球)還可以透過跟第四種同樣的以銳利的變化球使打者過晚判斷出球路來達成,當然上面這樣的敘述相當地雜亂,如果簡單來說的話,要將打者三振,投手最好的方式是透過破壞打者的擊球timing來達成,其次是利用銳利的變化球導致打者過晚判斷出甚至誤判球路而產生前面提到的幾種狀況之一,而最後才是利用好壞球邊緣的進壘點讓打者對好壞球的判斷產生誤差,或者是成為幫助其餘幾種狀況出現的輔助工具。最後一點主要是看投手的控球能力和球路搭配選擇,而第二點自然主要取決於變化球的品質和球速,第一點則是投手的球速、變化球品質、配球控球的綜合表現。

至於王建民為什麼有不錯的球速但三振能力卻不佳呢?主要的原因當然是他缺乏一顆具有威力的變化球,打者們能夠在準備好攻擊王建民伸卡球的同時仍然保有足夠面對他變化球的應變能力,也就不會輕易地被小王三振。如果不是一個動輒出現95mph以上的火球投手,如果缺乏一顆具有威力的變化球沒有辦法讓打者進入off-speed consious的狀態時,就沒有辦法具有良好的剝奪打者擊球timing的能力,也失去了三振打者的最大和第二大利器,僅能依靠出乎打者意料之外的配球和精準的進壘點來達成三振打者的目的,而王建民也不具有那樣精準的控球力和適當的球路movement來達到最後這個效果,自然三振能力就會低落。拿Maddux來說,雖然Maddux不具有第一種直接剝奪打者揮擊timing的能力,但是他的變速球可以達到第二種功用,同時他的精準控球能力和優異的伸卡movement可以非常有效地達到第三種效果,所以他也具有不差的三振功夫;早期的野茂就是有強大的前兩種能力和普通的第三能力因此是強力的三振機器,後來在球速退化後,雖然第一種能力有一定程度的減退,但仍然靠著他的指叉球威力維持著很好的K功。至於問題中提到的,為什麼小王擁有不錯的球速三振率卻低到這麼誇張,我想這跟小王是個sinkerballer也有些關連。在同樣的球速下,sinker讓打者揮空的機會比起4-seamer來是較低的,這原本僅是我的猜測,不過有兩個人的成績是可以支持我這個推測的,第一個是Carlos Zambrano,他的球速水準應該大家都很清楚,在2004年之前他還滿倚重他的那顆heavy sinker,不過最近幾年他開始減少sinker的使用量而多依靠fastball,使得他的成績有著這樣的變化:
 Year  GB%  K9
 2002  54.4  7.73
 2003  55.4  7.07
 2004  50.5  8.07
 2005  50.0  8.14
 2006  47.0  9.13

可以看到很明顯地在Zambrano減少sinker用量的情況下,GB%逐漸下滑,而K9也對應地成長。而另一個可以支持這個推測的是繼Rick Ankiel之後另一個因為心理問題而出問題的年輕好手Zack Greinke。Greinke在2004年出賽的其中22場比賽裡,他的fastball讓打者揮棒落空的機率是7.4%,而sinker讓打者揮空的機率僅有3.7%。我沒有實際打過伸卡球,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不過我想伸卡球可能的確有著讓打者比較容易擊中的特質,而王建民這種小sinker在讓打者揮空的功能上似乎又比Lowe、Webb這種大sinker來得差一點,不過這一點就沒有任何實際證據來支持了,甚至不是推測而純粹是個憑感覺的假設而已。

除此之外,似乎很多人以為小王的球速是動輒就上到high-90s mph的水準,但實際上,小王的球速水準並沒有到那個地步,大多是在91-94mph之間。會對小王的球速有這樣誤解的,可能是因為大概在一個多月之前,有一場比賽(我現在記不太起來是哪一場)中王建民的球速一路都維持在95~98mph之間,而讓人產生了這個印象。但事實上,那場球的測速是有問題的,對手的投手在那場比賽中的球速也比他平常的水準快了2~3mph左右,但是小王是火球男的印象可能就這樣留在許多人心理。何況即使小王真的有一場丟那麼快好了,那也不過是一場球而已,可能只不過是當天他的狀況或者現場氣候造成的。另外提一下YES的測速槍,他的品質的確並不好,不過不是說他灌水,而是有問題的比例相當高,錯誤的型態也不固定,有時是像那場系統性的快一點,有時是無系統性的隨機奇怪誤差很多,有時是測不到的很多,其實如果是有長期追蹤投手狀況經驗的人應該會知道,任何一球測速的結果都只是一個觀測值,當中都可能包含著系統性和非系統性的誤差,當然大多時候是差不多的,不過當我們對一個投手的瞭解不夠時,當測速槍出錯時我們就可能受到誤導,因此最好是不要太執著於幾個數字大作文章,尤其是一些奇怪的數字,否則就可能會鬧台灣球評專屬的這種笑話

而所謂小王其實可以三振打者只是為了丟給打者打所以三振低的說法,並不是很能夠成立的。當打者的球數到了兩好球之後,投手究竟是希望可以讓打者直接三振出局還是讓他打出去看看隊友守不守得起來呢?即使是像Maddux這樣pitch to contact,而且喜歡在兩好球以後攻擊打者的投手也能夠投出許多三振,我們沒有理由去認為王建民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尤其是當他的三振數量低到這麼誇張的時候,這樣的說法更是難以讓人接受。

因此簡單來說,王建民之所以缺乏三振能力,就是他的變化球威力不但沒有好到讓打者難以應對,甚至也沒有能夠讓打者進入off-speed consious的狀態,加上他的速球又是比較不容易產生揮空效果的伸卡球,使得王建民空有不錯的球速,三振能力卻極為低落。不過我們雖然都知道小王的三振率低,但究竟這個低是有多低呢?我們可以把小王跟歷史上的投手來做個比較,不過由於時空環境的不同,直接加以比較的結果是有問題的,我給你兩個數字,2000年國家聯盟平均每隊每場三振數是6.76,1920年時這個數字是2.91,也就是說一個平均每場可以投出5個三振的投手在1920年時會是聯盟的三振王,但是在2000年時卻是連聯盟平均都不到。因此我們在比較之前要先將之稍做轉換,把投手的三振率與聯盟平均相比,成為類似ERA+的形式,我們便把轉換過的三振率以K9+作為代號,而王建民的K9+到目前為止約為51,也就是他的K9僅有平均水準的一半而已。

至於這樣的數字有多低呢?在歷史上投球局數超過500局的投手當中,擁有比王建民更低的K9+的,僅僅只有四個人,而其中三人都是遠在20年代的投手,僅有Jeff Ballard一人是近代的投手。1987年左投的Ballard在23歲時上到大聯盟,第一年球季先發了14場球,表現並不理想,一共投了69.2局,拿到2W-8L和6.59ERA;隔年Ballard的表現有相當的進步,在25場先發當中拿到8W-12L,在153.1局當中有著4.40的ERA;第三年Ballard在25歲時的表現更上層樓,在215.1局的投球當中拿到18W-8L的戰績和3.43的ERA,甚至在當年Saberhagen幾乎全票當選的賽揚獎票選中拿到了選票以3分名列第六。但從此之後Ballard再也沒有接近這樣水準的表現,經過幾個在先發和牛棚間搖擺和表現令人失望的球季之後,便退出了球界。

即使我們把標準放寬一點來看,歷史上投球超過500局的投手當中,K9+低於60的投手總共也只有15個,其中debut在1950年之後的僅有8人,而這8人當中生涯投球局數超過1000局的僅有怪胎Rueter一人,其餘7人的平均投球局數僅有645局,平均ERA+是100,不過其中Carlos Silva在今年也大爆炸了。同時這8個人當中主要擔任先發投手工作的只有3人,3個人裡面是右投手的則只有Steve Kline一人,不過不是現在在巨人,過去紅雀隊的那個Steve Kline,這個Kline是70年代的洋基投手,跟Ballard有點相似,Kline在22歲時登上大聯盟,第一個半季就有不錯的表現,之後越投越好,跟Ballard一樣在進入大聯盟的第三個球季投出了生涯最好的表現:16W-9L,2.40ERA,不過他的結局也差不多,隔年他的手臂就受了傷,之後也是經過幾季在先發後援間搖擺,成績也不理想的狀況下退休了。

這是為什麼數據頭們不能夠對王建民這樣的三振率放心的緣故,放眼大聯盟百年來的歷史,從來沒有一個先發投手以這樣低的三振率還能夠在大聯盟裡長期存活,即使一時表現優異,也很快就原形畢露並且消逝在大聯盟的洪流裡。而王建民如果能以這樣的三振水準在大聯盟裡生存下去,也就代表他將成為大聯盟百年歷史以來唯一的特例,大家可以想想這樣的可能性有多高?當然這並不只是純粹的機率問題,因為如果是的話我們可以直接回答:不可能。王建民之所以能夠在這樣的低三振率下有著不錯的表現,就是因為目前為止他的伸卡球發揮了良好的效果,但是他如果要成為史上唯一的特例,也就代表他的這個伸卡球可能可以說是歷史上最棒的一個伸卡球,現在我們不知道是不是,但是如果不是的話,在大聯盟打者的實力和適應力下,我們仍然會擔心當對手在對他的伸卡球有了更好的應對力之後,他會跟其他那些低三振率但有好表現的投手一樣,在兩三年後就沈沒了。而三振率的提升從數據面上的意義是很明顯的,第一當然是他脫離了「歷史上無法生存的三振率」區域,讓人對他可以比較放心。此外就是在更高的三振率,也就是更低的BIP%下,小王可以減低讓他被打出的安打量,成績受到守備和運氣影響的比例也比較低,否則在目前的三振水準下,除非運氣不錯,否則是沒有辦法投出真正很好的成績來的。而如果從技術面來說的話,三振率的提升就代表著他的變化球水準的提升,不但提高打者面對他的困難度,更進一步的意義是他的伸卡球會受到更好的保護,讓他的伸卡球可以減低被打者找出應對方法的可能而維持更長久的威力。因此,提升三振能力進一步來說是提升自己實力和成績的武器,退一步則是保護自己有更長久生涯的防具。至於如果小王沒辦法做到這一點的話,他能不能繼續在大聯盟維持這樣的成績呢?我目前的看法是比數據頭來得樂觀些,我想他不至於會像歷史上那些低三振率的球員一樣在很短的時間內徹底爆炸消失,不過好一點也是得看天(守備、運氣)吃飯,壞一點則有相當退步的風險。

不過不管他的三振能力能否進步,對小王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老話一句:"Gotta keep that sinker sharp." 能做到這一點,至少還能固住基本盤。當然,還有一件事是對每個投手都一樣重要的:"Don't get hurt."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