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正文了。

勇士在第一場吃了Zimmerman一發再見彈,這一場敗戰的主因當然是打擊群無法在前五局擊退勇士出身的Odalis Perez,Perez的投球表現並不特別突出但勇士的打者們略微缺乏耐心,多打了一些偏低的引誘球,同時對較好攻擊的球的掌握度也不夠,讓Perez撐完了五局取得領先,就必須要面對到Nats唯一的強項-牛棚,雖然Cordero在熱身時手臂出現stiffness以致並未上場讓勇士從Jon Rauch手上追回了失分,但最後還是被Zimmerman一發擊沈。

這場開幕戰一局上Kelly Johnson對第一球就出手略微讓人意外,不過那是個可以出手的球,KJ所展現的積極度是好的,只是整場比賽下來整體打線的選擇度還是可以更好,勇士唯一的一分打點是Chipper的陽春砲,一個紅中偏外低的速球被逮中,相較於Chipper的第一打席可以看到在不同時候同樣球路的不同效果,平平是紅中速球,第一打席Chipper在心態較為保守的狀況下僅打成界外飛球被接殺,這就是投手所需要學習的,要能夠有效利用打者較為脆弱的時候加以攻擊。

勇士在第二三兩局也都有零星攻勢,但是地球上最慢跑者之一的McCann敲了一支打在牆上的一壘打死在二壘,KJ盜壘被牽制逮到,兩次攻勢都瞬間化為雲煙。新同學Kotsay今天表現並不理想,幾次上場展現出來的打擊能力都偏弱,不過當然這才一場球而已。由於從Perez手中一直打不下分數,過了五局Acta自然跟去年一樣趕快把手上唯一的好牌推出來,Saul Rivera的伸卡在87-90mph,搭配滑球變速,但重點是他的控球良好,基本上壓制得很理想。Ray King老朋友威力已經不如過往但成功解決Kotsay完成LOOGY任務,Luis Ayala的low-90s伸卡球威勝過Rivera也安然過關,最後上的Jon Rauch一個較高的速球被Texeira再度轟在牆上,這一局原本有機會直接翻盤,但Francoeur在一好一壞後稍微蠢了點被一個理所當然的引誘滑球欺騙陷入球數落後,最後僅打成二滾出局是相當可惜的一球。

今天帳面成績相當好的Hudson其實也不是在最好狀態,整場球滑球都一直掌握不住放不到好的位置,第一局對Nick Johnson的策略運用也有可議之處,兩好一壞的狀況下還用切球去壓Johnson我看不出有太大的意義,不過也沒想到Johnson轉得這麼快還是擊中並把球留在界內形成整場比賽的一個關鍵,Kearns的安打就比較無話可說,滑球控制的不振導致球數落後也讓Kearns成功把一個外角伸卡簡單地確實擊中並朝向一二壘間的洞而去再下一城,Francoeur的arm本局中的兩次機會也都沒有發揮效果讓胖胖小強生跑得很高興。幸而第二局開始Hudson伸卡的控制回到正軌,就靠著location好的伸卡一路壓制到七局,不過愚蠢的Joe Morgan還說今天Hudson靠著伸卡滑球變速切球的漂亮搭配成功地keep the hitters off balance,但根本今天Hudson成功的關鍵就只在伸卡而已,其他的東西很多時候反而是liability,加上Nats的打擊原本也就不甚突出,當然啦,Joe Morgan說蠢話一點也不是新聞就是了。

Moylan仍然有相當好的stuff,今天被敲這支再見彈相當可惜,也有相當second-guess的空間,固然Moylan的bread and butter是他的low-90s伸卡,但是他的滑球也是相當地好,第九局在面對Milledge時我就一直覺得他該丟幾個滑球出來,不過最後還是兩個伸卡解決掉,對Zimmerman的時候我仍然有同樣的想法應該至少參一個滑球進去,不過全伸卡的選擇也不是什麼奇怪的決定就是,被轟的那個內角球位置也不是太差,只能說Zimmerman掌握到了他想要的這球。另外提一下Lastings Milledge,他的pitch recognition的確糟糕,面對外角breaking ball上手的投手會很頭痛,當然只看一場不夠還要多看看。雖然如果他攻擊速球和掌握失投的能力夠好的話當然也可以是Mike Cameron那一類的選手,但光從這一場的樣本來說我對他今年的表現並不期待。

Anyway,首戰輸球又是輸給一支沒有先發投手的球隊當然不是件好事,不過這場球沒有什麼太值得憂慮的事情,勇士第一個需要觀察的關鍵還是Hampton的首度先發會是什麼狀況。

Update:
今天Josh Kalk在THT發了一篇用pfx data來看Hudson的 文章,其中他先提到了Hudson丟的是fastball還是sinker的問題,他說data指出Hudson的z-movement只有8.28 inches,並不如正常伸卡球的變化量,但是在比賽中我並不認為Hudson的伸卡與過去有太大的差別,我認為是系統測量或計算上出現的問題,為了求證 我去多看了幾個投手的資料,果然平均來說他們今年的z-movement都比去年提高了,因此Kalk的問題並不存在,是他沒有發現這一點而已,而他提到 的Hudson今天的伸卡狀況不好掉不下來這個可能性也是錯誤的,是系統取得測量值的問題。而他提到的第二個問題:cutter or slider,這仍然是一個並不存在的問題,切球和滑球之間本來就沒有一個硬性的界線,只要你的滑球速度夠快,本來就可以透過出手時的微小差異丟出類似並 擁有切球效果的球,要稱這些球都是滑球或把比較具有切球特性和效果的球稱為切球都是合理的,我個人來說多半會把特性和效果明顯的稱為切球(例如Kalk文中提到的Johnson敲安打那球我就稱之為切球),但其實很可能 Hudson的握法和投法並沒有什麼改變,這是一個不好明確說明的模糊地帶,你要能夠大致上看懂球路並且瞭解其功用會比較能領會我在說什麼。變化球方面,今天Hudson總共僅丟了4個變速,另外Kalk也提到從location來看Hudson可能對他的滑球控制並不理想,這一點他的結論是正確的(可以參考上面內文我提到的)。

今年是pfx data第一個完整的年度,希望不要再有出現什麼年中有地方或參數需要進行調整的地方讓資料沒有辦法放在同一個平台上,這樣球季後我們就會有更多的資料可以分析比較了。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