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教練的職責之一是球場上的調度以及下達戰術,但總教練總是會選擇他心中最好的方案嗎?並不盡然。

設想兩個狀況:
一、在sabermetrics尚未發達,也沒有Stats Inc.以及其他的資料統計機構,人們手上沒有球員splits數據的時候,有場比賽進行到後半段球隊還領先一分時被對手在兩出局後攻佔了滿壘,對方下一位上場的是名右打者,此時教練有兩位一左一右已經熱身完成的後援投手,總教練認為這名左投手其實比起左打來說更能克制右打,在評估了這兩位投手的實力及特性後也認為其實這名左投手有比較高的機會成功解決該右打者來安然渡過這一局的危機,此時總教練會派誰上場?
二、球隊在七戰四勝的季後賽中與對手戰成三平,最後一戰由於因雨延賽之故使得球隊的王牌及二號投手都獲得了充足的休息可以上場先發,雖然王牌投手的實力及戰績都明顯優於二號投手,但由於王牌投手的近況不佳,教練認為此時派二號投手上場可能會是比較理想的選擇,最後總教練會在先發名單中投手欄裡填入哪個名字?

在理想的世界中,答案是那位左投手和二號投手。但實際上對多數的總教練來說,結果是相反的。

這是因為在現實的世界裡,因為教練沒有辦法只考慮到怎樣的決定是最好的,他必然同時會想到失敗的後果。在棒球場上,一名教練知道所有傳統和合理的作法,如果他依照傳統的作法去做卻失敗了,沒人會批判他。如果他採用違反教科書的動作贏得了勝利,他就變成了天才,但如果失敗,質疑和批判的聲浪就會源源不絕地湧來。導致的結果就是總教練通常會選擇「政治正確」的作法,不是因為這是當時最可能成功的作法,而是因為這是即使失敗也最沒有「後遺症」的安全作法。Even if it's not the best way to win but at least a safe way to lose.

在上面的狀況裡,如果第一位總教練派上左投手被打出了安打,「為什麼不派右投手?」「為什麼要違反左投剋左打的原則?」之類的質疑就會出現。第二位總教練如果派了二號投手上場卻輸了球,批判之聲勢必不斷湧現,「為什麼不用你最好的投手?」「為什麼不信任你的王牌?」「只因為一兩場表現不佳你就捨棄你這一整年下來最好的投手?」。在戰術執行上也是一樣,當總教練發現對方投捕並沒有在注意看管一壘跑者,雖然一壘上的跑者速度很慢但是此時發動盜壘成功的機會相當高的時候,總教練會敢讓跑者起跑嗎?總教練在做決定前先想到的必然不是成功之後的英雄式訪問:「你的戰術贏得了比賽,你是怎麼看出他能夠盜壘成功的?」,而是失敗後的批判聲音:「他的速度那麼慢又不擅盜壘,為什麼要讓他跑?」

一個敢於採用正確決定的教練可能幫球隊多贏得了五場勝利,但是他每一次的失敗都是批判和質疑的標的。一個採安全路線的教練儘管較常輸球,但大家不會苛責其中任何一次的失敗。而在棒球場上一個比較好的策略可能也只有一半的成功率,一個不走安全路線的總教練通常很難長期生存下去。況且要去做這些違反傳統觀念還能幫助球隊贏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那就是那位總教練要真的厲害,能夠看到別人所看不到但重要的事情,能全面性地分析各種因素,他認為的正確決定是真的「正確」的決定,否則「變魔術」的結果可能只是不斷地把自己的勝利變到對手的口袋裡。沒有正確及合理的認知及判斷,「反傳統」的作法可以是「亂搞」的同義詞。

因此一個最好的教練必須具備兩個條件,智慧及勇氣。有過人的智慧才能知道哪個選擇是正確的,有充足的勇氣才能不怕失敗的後果毅然做出正確的決定。聰明的總教練或許不少,但勇敢的總教練就很難找了,大多數人並不是英雄,能克服恐懼的心理上的英雄更是稀有。因此要擔任總教練最好的一項資格是什麼?答案是富有。當一名總教練必須要煩惱明年的飯碗還牢不牢靠,家裡的生活夠不夠舒適寬裕時,他不可能不擔心自己的決定在旁人—球隊老闆、記者媒體、休息室裡的球員—的眼中是好是壞,也沒辦法永遠都做出他心中認為最好的決定。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