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松中率先擊出深遠安打辛苦且緩慢地奔上二壘後,老王決定讓多村採用犧牲觸擊護送松中上三壘,這個觸擊在局數、比數和戰況及日本隊不能輸的壓力考量下來說都是合理的,但唯一的問題就是多村的觸擊能力,從過去幾次的情況來說他的觸擊能力似乎並不好,而結果多村也的確未能成功地執行這個觸擊,這個觸擊只能從結果論來討論,而結果就是多村仍然失敗了。但在多村兩次觸擊未成之後的假點真打就不需要用結果論了,這是個很無意義的舉動,在兩好球之後,相信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多村不會再繼續觸擊了,這時候的假點基本上用處就不大,而假點的結果就是讓多村的真打難度變高,間接導致多村被一個偏差滿多的變化球給騙而三振出局,後來多村也用手中的球棒告訴老王:「我觸擊成功的機率不會比打出長打高太多。」

不過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老王讓福留上場替代今江來打擊竟然一棒轟出兩分彈,馬上把老王從地獄打上天堂。金炳賢被轟這一砲也只能怪自己,裁判的好球帶這麼好用,卻自己投到內角去被打。另外我對今天韓國五局一結束就把徐在應拉下去這個舉動也很有意見,今天徐的狀況相當好,控球水準一流,用球數也才56球,多投一局不成問題,因此第六局一看到不是徐站在投手丘上讓我感到很意外。雖然這個調度也沒有造成立即的損害,即使徐多丟一局也未必能逃過最後最後輸球的命運,但我是很不贊同這個調度的。不過韓國從預賽一路殺上來靠的也是投手的明快調度,或許金寅植也是秉著繼續貫徹這個方針的想法來決策的。

這場球日本雖然差點被失敗的觸擊拖累,但仍然還是靠著長打(松中、福留、里崎、多村)攻城掠地,Ichiro!的短程安打和盜壘雖然給了南韓些壓力,但後續打者在徐在應的壓制下也未能將Ichiro!送回來,長打對一支球隊攻擊的重要性仍然很清楚地顯示了出來。台灣的短視近利眼光實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有所改善,犧牲長打碰球求安打的功用是看得到的,只要成功一次人們就記得一次,但是在換到這一支安打的背後可能早已損失了不知多少支安打和長打,這些成本卻是眼睛看不到的,就像觸擊用出局數換壘包一樣,這些小動作都是在少數特殊的情況下才適用的,楊威利都知道戰略才是根本,而也只有他這樣的戰術奇才能利用戰術改變局面,不要真的傻傻地以為當楊威利這麼容易,尤其在棒球場上要靠戰術彌補戰略的不足更是困難。

全站熱搜

andren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